-

周圍的人頓時一片沸騰。

僅僅是伸伸手,就治好了孩子的病?這得是何等的醫術?

秦玉倒背雙手,雲淡風輕。

這就是踏入築基期的能力,普通的病症隻需靠靈氣便能治癒。

一旁的丁院長快步的走到了秦玉的身前,他拱了拱手,說道:“秦先生,多謝您的仗義出手。”

扔下這句話後,丁院長又轉身望向了周通,說道:“周醫生,您的所作所為我在監控裡都看得很清楚。”

“我給了您一筆錢,請您來免費坐診,卻不料您私下收取利潤,所以抱歉。”丁院長不卑不亢的說道。

丁院長的行為,秦玉倒是頗為讚賞,不禁微微點頭。

而周通則是臉色冰冷,他看著丁院長,說道:“丁院長,希望你不要後悔。”

“我自然不會後悔。”丁院長淡淡的說道。

“周通,你可以滾蛋了。”秦玉冷聲嗬斥道。

周通神情極為不悅,他下意識地看向了他身邊的兩個人。

那二人當即心領神會,二人對視一眼,忽然一拳向著秦玉怒砸而來!

秦玉早就看出這二人是內勁高手,所以早有防備。

隻見秦玉不慌不忙,抬起雙手,正麵迎了上去。

“鐺”的一聲脆響,這二人居然直接橫飛了出去!

他們手骨儘皆折斷,痛苦難當!

“就你們這種貨色,也敢挑釁我?”秦玉冷冷的說道。

兩個人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們站到了周通身邊,不敢多言。

“秦玉,你會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不要小瞧一位名醫的能量。”周通冷冷的說道。

秦玉冷笑道:“你就算醫術再高,冇有醫德也不值一提。”

“哈哈哈!”周通不禁放聲大笑。

“我的醫術僅僅是我結識達官貴人的一種手段罷了,倒是你,我倒要看看你的善心能支撐你走多遠!”周通惡狠狠地說道。

撇下這句話後,周通扭頭便走。

周圍迅速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無數人都在為秦玉稱讚。

而秦玉也遵從約定,當即坐在了周通的位置上,開始為眾人坐診。

整整一天的時間,直到晚上九點,醫院裡才漸漸的安靜下去。

秦玉伸了個懶腰,隻感覺渾身上下筋疲力竭。

如此龐大的靈氣消耗,就算是秦玉也有些支撐不住了。

“秦先生,真的麻煩您了。”丁院長為秦玉端過來了一杯水,客氣的說道。

秦玉笑道:“丁院長不必客氣,我不是為了你。”

話雖如此,但秦玉此舉為中醫院帶來了極大的收益。

“秦先生,如果您願意的話,我想聘請您為特約醫師,不知您意下如何。”丁院長忽然說道。

秦玉眉頭微皺,有幾分不解的說道:“特約醫師?什麼意思?”

“就是掛名醫師,我每個月會給您一比薪酬,並且您的職位將僅次於我!您隻要偶爾來一次就行了。”丁院長連忙說道。

秦玉想了想,這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思索片刻後,秦玉說道:“薪酬就算了,這樣吧,你隻需要每個月給我送一批藥材,可以嗎?”

丁院長頓時大喜,他急忙點頭道:“絕對冇問題!我們中醫院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藥材!”

“好,那就麻煩你了。”秦玉點了點頭,隨後便扭頭離去。

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秦玉在家裡轉了一圈,還是冇有發現姚青的身影。

“怪了,這臭小子去哪兒了。”秦玉嘀咕道。

姚青已經整整兩天冇有回過家了,電話也打不通,這不禁讓秦玉有幾分擔憂。

但好在姚青也是一位內勁高手,想來不會遇上什麼大事兒,秦玉也便冇有再多想下去。

一覺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早上,丁院長便托人送來了一批藥材。

而接下來幾天,秦玉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煉製藥材上。

“媽的,想要徹底掌控靈火,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秦玉看著麵前被燒成灰燼的藥材,不禁有幾分懊惱。

這幾天,秦玉嘗試了無數次,火候總是掌控不好,稍有不慎,藥材便會被燒為灰燼。

但這東西冇有什麼捷徑可言,隻能靠著時間來提高經驗。

眨眼間五天過去了。

距離中醫大會,也僅僅剩下了兩天的時間。

這一天的早上,楊老早早地便來到了秦玉的家門口。

他站在秦玉麵前,客氣的說道:“秦先生,工廠那邊的工作我都已經安排好了,您看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秦玉詫異的說道:“這麼早?”

楊老苦笑道:“我們還得提前去報名,走相關的流程。”

秦玉想了想,說道:“好吧,那您稍等,我收拾一下。”

花費了半個小時,秦玉帶上了一點私人物品,便帶著楊老,向著省城出發。

這些年中醫早已落冇,毫不誇張的說,中醫的影響力已經和現代醫學無法相提並論。

當然,這也怪不得彆人,主要是太多騙子藉著中醫的名頭招搖撞騙,導致冇有人再願意去相信傳統醫學。

車行駛許久,總算是抵達了省城。

這是秦玉第二次來省城,所以秦玉並冇有感覺到陌生。

楊老帶著秦玉,一路來到了中醫大會的會場。

“這裡便是中醫大會舉行的地點了。”楊老指著麵前碩大的體育館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說道:“看起來人並不多。”

楊老苦笑道:“一般城市,最多有兩三個人蔘賽,像我們江城,這麼多年來也隻有我自己一人蔘加。”

秦玉不禁在心底感歎,楊老能堅持住心底的信念這麼多年,真是不容易。

“走吧,我們進去報名,相關資料我已經呈交上去了。”楊老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隨後便跟著楊老大步走進了會場。

報名處是一個巨大的辦公室,裡麵的裝修極為輝煌,而負責稽覈的,則是省城中醫協會。

秦玉跟隨楊老,走進了這間辦公室。

隻見辦公室裡,有四五個老頭正在報名。

他們看到楊老後,紛紛打趣道:“老楊,又來報名啊。”

“這得是你第十三次參賽了吧?這次努努力,彆當倒數第一了。”

“就是,年年陪跑,還不放棄,我還真是佩服你這種屢敗屢戰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