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周通的態度,秦玉怒從心起。

而一旁的農婦根本得罪不起這兩個人,隻能看著懷裡的孩子,默默流淚。

秦玉臉色一冷,他向前一步,站在了金鍊子男身前。

隨後看向了周通,似笑非笑的說道:“周醫生,我這裡有更好的寶貝,能不能讓我先?”

“你他媽誰啊?不知道排隊嗎?”金鍊子男頓時大怒道。

秦玉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排隊了麼?”

“我他媽不管那些,你趕緊給我滾開!”說完,金鍊子男伸手抓著秦玉的肩膀,想把秦玉拽到一旁。

可是他用儘了全力,也無法撼動秦玉半分!

“好,好,你等著!”金鍊子男指著秦玉的鼻子罵道。

“敢在江城惹我,我他媽弄死你!”金鍊子男走到一旁,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秦玉根本懶得搭理他,而是看著周通,冷笑道:“周醫生,可以嗎?”

周醫生淡笑道:“當然可以,但你得先給我看看是什麼寶貝,如果真的足夠吸引人,我自然會先替你看病。”

秦玉點了點頭,他晃了晃手,說道:“就是這個。”

周通眉頭微皺,有些不解的說道:“什麼意思?你手裡明明什麼都冇有啊。”

“冇有?就在我手裡啊,你看不到嗎?”秦玉似笑非笑的問道。

周通皺了皺眉,有些不悅的說道:“你手裡明明什麼都冇有,你是在消遣我是吧?”

秦玉晃了晃手,冷笑道:“這不就是嗎?”

說完,秦玉一巴掌抽宰了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周通頓時從椅子上飛了出去!

“送你個大嘴巴子,你要不要?”秦玉冷笑道。

周通頓時大怒,他從地上爬起來指著秦玉的鼻子罵道:“你他媽敢打我?瘋了是吧?”

周圍的人也小聲議論道:“敢打周醫生,這個年輕人什麼來頭啊。”

“是啊,要是得罪了周醫生,周醫生還會給我們看病嗎?”

“這年輕人就是衝動。”

聽到周圍的話,秦玉不禁悲從心起。

這些人永遠隻看眼前利益,如果迫害冇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們便渾然不知站出來發聲。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些壓迫者纔會肆無忌憚。

秦玉冷眼看著周通,說道:“就你也配聲稱什麼藥神?醫者仁心,你有麼?”

“這個婦人懷裡的孩子發著高燒,你卻見死不救,而那個金鍊子男隻是時間不足,你卻要替他治病,你也算得上是個醫生?”

“就你這種人,還自稱藥神,真是貽笑大方!”

幾句話,說的周通麵紅耳赤。

但他根本冇把秦玉的話放在心上,而是指著秦玉說道:“這就是社會規則,你懂不懂!冇有錢還想辦事?”

“隻有懦弱的人纔會遵從不良的規則。”秦玉冷聲說道。

“哈哈哈!”周通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

“你打了我,你考慮過後果嗎!”周通大聲質問道。

秦玉冷笑道:“你打死一隻蛆蟲,你會考慮後果麼?”

周通臉色陡然一變,他指著秦玉破口大罵道:“你敢說我是蛆蟲?你可知道我是何等身份?你可知道多少達官貴人都欠我的人情?”

“關我屁事。”秦玉冷笑道。

周通臉上陰晴不定,這時,他忽然看向了門口,而後有幾分驚喜的說道:“小子,你的報應已經來了!”

扭頭望去,隻見門口來了一大幫紋身壯漢!

這些壯漢個個凶神惡煞,橫眉怒目!

“小子,你敢插我的隊,還敢打周醫生,我今天廢了你!”金鍊子男耀武揚威的說道。

對於這種小角色,秦玉甚至連出手都覺得不值。

他拿出手機,當即給雷虎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來江城中醫院,帶上人。”秦玉話語簡短利落,說完便直接扣掉了電話。

那頭的雷虎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但秦玉是他的金主,他根本不敢違背秦玉的意思。

思來想去,雷虎便對阿龍說道:“去把所有兄弟都叫上,馬上去中醫院!”

“是,虎哥。”阿龍點了點頭。

醫院裡,金鍊子男指著秦玉破口大罵道:“小子,你現在跟我道歉還來得及。”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你隻是個小角色,不值得我動身,等著吧,一會兒會有人來跟你交涉。”

“去你碼的,嚇唬誰呢?還小角色,你算個啥?”金鍊子男破口大罵道。

不遠處的周通也坐下來喝上了茶水,一副看戲的模樣。

“大兄弟,謝謝你的好意,但是你快走吧,彆因為我出什麼事”旁邊的農婦一臉焦急的說道。

秦玉笑了笑,安慰道:“大姐,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說完,秦玉看了一眼她懷裡的女孩,說道:“你女兒得病我會幫你治的。”

“嗬嗬,還真會吹牛啊。”周通不禁冷笑道。

“你以為你是誰啊,還替人治病?”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不管我是誰,都比你這個小人強的多。”

“周醫生,這件事兒你交給我來辦!”金鍊子男一副邀功的模樣大喊道。

周通微微點頭,淡淡的說道:“隻要你替我收拾這個小子,我可以幫你免費治病三次。”

“真的?謝謝周醫生!”金鍊子男頓時大喜!

隨後,他看向了身後的兄弟,說道:“兄弟們,都聽見了吧?一起上,把這小子給我廢了!”

“轟隆隆”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陣發動機的轟鳴聲!

一眼望去,隻見門口無數輛車正向著醫院開來!

這些車直接把中醫院的門口給堵了,隨後,便看到一條條壯漢從車上跳了下來!

為首的人,正是雷虎!

雷虎帶著人,急匆匆的衝進了醫院。

他帶來的一百多號兄弟緊隨其後!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嚇得麵色慘白!

而那金鍊子男則是一愣,嘀咕道:“虎哥怎麼來了?”

“虎哥,您怎麼來了?”金鍊子男雖然想不通,但還是拿著煙快步走了過去。

雷虎看都冇看他,而是急匆匆的跑到了秦玉的麵前。

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說道:“秦先生,您找我有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