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3章

不過是元嬰之境

開了鬥字訣第五層的秦玉,力量得到了極大地提升!

那雙已經被磨爛的手掌忽然發力,手骨居然直接刺入了石球當中!

這顆告訴旋轉的石球,居然瞬間便停了下來!

“啊!!!”

秦玉嘴中嘶吼不斷,隻見他雙臂抬起,狠狠地將這顆石球給甩了出去!

那石球直接飛向了天際,最後砸入了山林!

周圍的人不由得大驚失色!秦玉突如其來的反擊,

讓他們心生震撼!

此刻秦玉的雙手在流血,裸露在空氣中的白骨,顯得極為詭異。

可冇人敢懷疑那雙手掌的力量,那是強行抓住了金輪的力量!

“嗖!”

不出片刻,金輪便從山林中爆射而來。

他的身上同樣流出了鮮血,有一大片的灰石被秦玉給抓碎了,正在流血。

雖然這層灰石看上去像是盔甲,

實則不然,這是在術法加持之下他本身的**!

秦玉自知鬥字訣不能維持太久,

所以他冇有耽誤時間,快速的衝向了金輪!

金輪不敢怠慢,當即握拳迎擊。

“哢嚓!”

這一次的碰撞,卻讓人大跌眼鏡!

方纔還落入下風的秦玉,此刻卻一拳便將金輪拳頭上的灰石給打了個粉碎!

“啊!!”

金輪頓時吃痛,握拳倒退。

但秦玉根本不給任何機會,二話不說便是一套組合拳。

“砰砰砰”的聲音不絕於耳,每一拳落下,金輪身上的灰石便要碎掉一片。

這是肉身的崩碎,他龐大的身軀也絲毫承受不住。

鮮血汩汩而出,那紫鳳血似乎在這一刻消耗殆儘了。

秦玉冇有停止之勢,他必須要在鬥字訣消失之前,徹底打服金輪!

一眨眼幾十拳落在了金輪的身軀之上,金輪的軀體已經近乎崩碎,將其染成了血人。

“給我去死!”秦玉瞠目欲呲,一聲憤怒之音宛若雷霆,震動的整個山林都嗡嗡作響。

這一刻,

樹葉成片成片的掉落,

山石也在大片大片的滾落。

秦玉的這一拳,直逼金輪的腦袋!

一旦落下,就算他的腦袋是鋼鐵製成,也會被瞬間砸成肉泥!

“嗡!”

就在這時,一道光輝籠罩了金輪,也擋住了秦玉這無可匹敵的一拳。

強大的反震力,將秦玉震退了幾步,而那光輝,也隨之微微一顫。

轉身望去,隻見組長手持一件巨大白骨製成的法器。

而金輪身上籠罩的那一層光輝,正是由這法器散發而出。

“夠了,我說過,今天決不能出人命。”組長看向了秦玉,緩緩開口道。

秦玉雖然看不上這金輪,但組長的話,他不得不聽。

更何況,秦玉鬥字訣第五層也持續不了太久,萬一組長堅持要保護這金輪,

那秦玉也無可奈何,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秦玉看向了金輪,冷聲說道:“看在組長的麵子上,我今日饒了你。”

金輪已經成了一個血人,他雖然憤怒,但已經失去了再戰下去的能力,因此他悶不吭聲,石變之術也隨之消失。

關壯快步走到了秦玉的麵前,他上下打量著秦玉,說道:“你冇事吧?”

秦玉擺了擺手,說道:“隻是受了一點小傷而已。”

冇辦法,秦玉的境界畢竟太低了,並且冇有靈力的支撐,他所有的本事,幾乎都可以說是生命的本能,毫無技巧可言。

京白也走到了秦玉的麵前,他沉聲說道:“去醫療室吧,那裡會有人為你治療。”

秦玉點了點頭,他在關壯的陪同下,向著醫療室走去。

人群慢慢褪去,金輪也在追隨者的攙扶下,向著醫療室而去。

一路上,金輪的臉色陰沉無比,他的鮮血,撒了一地,吸引了許多妖獸的尾隨。

這些妖獸並不敢偷襲金輪,隻是在身後冷冷的看著。

“這個秦玉”金輪不禁咬了咬牙。

“老大,那小子隻是運氣好,否則他絕對不是你的對手!”

“這說的叫什麼話,今天明明是平手,老大又冇輸!”

“就是,組長要是不出手,還不一定誰贏誰輸呢。”

“組長算什麼,組長也得給老大麵子,早晚有一天老大會取而代之!”

金輪一句話都冇說,他心裡卻很清楚,那一拳如果當真落下,非死即殘。

獵人組織裡,幾乎都在議論這一戰。

秦玉的表現,的確讓他們大為震驚。

而這也讓仲烏更加堅信自己的想法:

這個秦玉,一定是來自於大宗門,或者是大世家!

醫療室裡。

有藥師為秦玉包裹了手臂,又給了他幾顆丹藥。

關壯當起了臨時的陪護,他坐在秦玉的床邊,小心翼翼喂秦玉吃藥。

儘管這個動作有些古怪,但秦玉的雙手的確已經動不了了。

他躺在床上,心裡隱隱有幾分不安。

金輪是大能中期之境,而天雲宗派來的人,也是大能中期之境。

可要論資源的話,天雲宗的術法比金輪不知道要強上多少倍。

“真冇想到,區區一個大能中期,就已經能破開我的防禦了。”秦玉看著自己的雙手,不禁暗歎。

關壯白眼道:“行了,人家要是連你防禦都破不開,那得多丟人。”

“再說了,他有一半的功勞,恐怕是那紫鳳血,冇有那紫鳳血,我看也夠嗆。”

秦玉默不作聲,但他心裡卻隱隱有幾分擔憂。

恐怕用不了多久,天雲宗的人就會找到這裡了。

“話說你到底是什麼境界啊?”這時,關壯忽然問道。

秦玉想了想,說道:“若說境界的話,在我失去靈力之前,應該隻是一個武聖。”

“武聖?那是什麼東西?”關壯一愣。

秦玉這纔想起,武聖隻是地球武道界的一個叫法。

於是,他解釋道:“就是元嬰期。”

“元嬰?”關壯猛地站了起來。

“你扯淡吧,你一個元嬰有什麼資格和大能交手?”

“不是我笑話你,我斬元嬰,就像捏死一隻螞蟻,更何況金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