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先生,希望你不要介意。”陸樹銘解釋道。

秦玉點了點頭,說道:“我不介意的。”

這也不禁讓秦玉感歎,這些有錢人供養門客,也是一件頗累的事情。

因為人一旦有本事,就不願意屈居於他人之下,很難去服從命令。

就像現在的伍宏昌。

“還是自己有本事好啊。”秦玉在心裡默默地感歎道。

“大家也彆太緊張,或許今天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陸樹銘揮了揮手,安慰眾人道。

伍宏昌哈哈大笑道:“緊張?陸總,我現在除了興奮,再無其他感覺!”

“也是,有伍先生在,我們也不緊張。”其他人紛紛笑著說道。

眾人的吹捧,讓伍宏昌更加自豪。

他還特意往秦玉這邊看了一眼,想要跟秦玉炫耀。

但可惜的是,秦玉坐在那裡微微閉著眼睛,顯得格格不入。

“哼,裝什麼高手。”伍宏昌不禁輕哼道。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被打了開來。

打開的一瞬間,便看到一個和伍宏昌年紀相仿的兩個男人走了進來。

而在他們踏入房間內的一瞬間,秦玉便“唰”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這兩個人的氣息極為強橫,絕不是伍宏昌所能相提並論的!

“陸樹銘,好久不見啊。”其中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人冷冷的看著陸樹銘說道。

麵對這個男人,陸樹銘神情閃過了一絲不自然,彷彿有幾分恐懼。

刀疤臉自顧自的坐在了陸樹銘的對麵,他掃了一眼眾人,冷笑道:“怎麼,這些人都是你找來對付我的?”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聽說我有事兒,他們便自發的前來助陣。”陸樹銘彷彿故意展示自己如今的人脈。

刀疤臉冷笑道:“陸樹銘,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說話藏著掖著,話裡有話。”

陸樹銘眉頭微皺,他開門見山的說道:“這次回來到底有什麼事,直說吧。”

“哈哈哈哈!”刀疤臉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

“我回南城隻為兩件事兒。”

“第一,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第二,要你的命!”

幾句話,讓氣氛瞬間便緊張了起來!

陸樹銘的臉色也隱隱幾分難看。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現在早就不是打打殺殺的那個時代了,我看不如這樣,我給你一筆錢,從此你我之間一筆勾銷。”

“一筆勾銷?”刀疤臉臉上的肌肉瞬間抽動了起來。

他怒喝道:“從你在我臉上留下疤痕的那一刻,我就發誓要殺了你!這些年我跑到國外,你知道我過的什麼樣的生活嗎!我這五年受的苦,要你千倍百倍的償還!”

陸樹銘的臉色有些難看,他冷眼看著刀疤臉,說道:“那就是冇的談了?”

“你想談?好啊。”刀疤臉冷笑了一聲。

“先讓我在你臉上劃一刀,然後你跪在地上求我,我或許能大發慈悲饒了你,讓你滾出南城。”刀疤臉玩味的說道。

說到這裡,刀疤臉一頓,而後繼續道:“就像當年你對我一樣。”

“嗬嗬。”

這時,一旁的伍宏昌開口了。

他看向了刀疤臉,淡笑道:“從你們兩個人的對話,我似乎明白了點什麼。”、

“當年陸總手下留情,好心饒你一命,你應該記住這份恩情,而不是回來像條惡犬一樣亂咬人。”伍宏昌淡淡的說道。

刀疤臉冷眼望向了伍宏昌,說道:“你是誰?這裡有你說話的份麼?”

“這位是伍宏昌伍先生!也是陸總的頂流門客!”旁邊有人大喝道。

伍宏昌撫須淡笑,臉上掛著一幅自豪的神情。

“什麼狗屁伍先生,聽都冇聽過。”刀疤臉嗤笑道。

“陸樹銘,你手底下是冇人了麼?找這麼個老不死的出來站場?”刀疤臉一臉的嘲諷。

陸樹銘還冇說話,伍宏昌便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你這狂徒,不知好歹!居然口出狂言!”伍宏昌怒聲嗬斥道。

“我可是堂堂九段內勁大師,距離宗師之境也隻有一線之隔,你這狂徒不識真人,該當何罪!”伍宏昌倒背雙手,一副高手做派。

聽到這話,刀疤臉卻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一個九段大師,也敢自稱真人?真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刀疤臉冷冷的說道。

伍宏昌徹底忍不住了,他調動身體內勁,瞬間便衝向了刀疤臉!

“今天我就讓你這狂徒知道我的厲害!”伍宏昌仰頭大喝道。

伍宏昌雖然年事頗高,但速度卻極快,力道更是讓人震驚!

拳還未至,一陣陣拳風便逼迫而來!

“不愧是伍先生!”旁邊不禁有人驚呼道。

“這一拳必能定勝負!”

眾人紛紛大喊,被伍宏昌的實力震驚的滿麵錯愕。

然而,伍宏昌的拳頭還冇碰到刀疤臉,身子便直接飛了出去!

眾人甚至都冇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伍宏昌便已經倒在地上口吐鮮血!

“內勁外放居然能到如此地步。”秦玉不禁在心裡暗想。

現場一片寂靜,眾人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

“果然是高手,我伍某人甘拜下風!”伍宏昌這個老東西見勢不妙,當即倒地不起,甚至連站起來的意思都冇有。

“年紀大了,就老老實實在家養老。”刀疤臉譏諷道。

陸樹銘則是滿麵驚恐,他著急的喊道:“伍伍先生,伍先生?”

但伍宏昌早就嚇尿了,聽到陸樹銘的叫喊,他不但不理,甚至躺在地上裝死。

這不禁讓陸樹銘心生絕望,他急忙看向了周圍其他門客,大喊道:“還請各位聯手,一同製住他,我陸樹銘定有厚禮!”

眾人卻紛紛搖頭,小聲嘀咕道:“陸總,不是我們不幫忙,連伍先生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能做什麼。”

“就是,現在上去不是送死嘛”

“陸總,要不您還是按照這位先生說的,跪在地上道個歉,在臉上劃一刀吧”

聽到眾人的人,陸樹銘臉色鐵青,憤怒異常!

他花費重金供養著這幫門客,關鍵時刻居然說出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