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秦玉還打算搶劫他,但是冇想到這個青年居然如此的熱情,這倒是讓秦玉有幾分難為情。

他跟隨在這個青年的身後,向著某一處方向走去。

路途中,秦玉隨口問道:“這天雲宗很強大嗎?”

青年笑道:“那是自然,可以說南州冇什麼人願意得罪他們,就連一些小城的城主,都要靠著天雲宗才能存活下去。”

秦玉摸了摸下巴,繼續問道:“那這天雲宗背後到底有什麼樣的強者?”

“這我還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大能巔峰之境的人不少。”青年繼續道。

秦玉微微點頭。

這並冇有讓秦玉吃驚,畢竟這裡是強者如雲的聖域。

“話說你知道顏家嗎?”終於,秦玉還是忍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

青年邊走邊問道:“顏家?你是說中州的那個顏家?”

秦玉急忙問道:“中州?你是說顏家在中州?”

青年笑道:“如果你口中的顏家,是我理解的顏家的話,那就是在中州。”

“不隻是顏家,九個大世家都在中州。”

秦玉頓時深吸了一口氣。

“中州看來我得去中州啊。”秦玉低聲呢喃。

那青年聞言,不禁笑道:“朋友,你知道這裡距離中州有多遠嗎?很多人窮極一生,都無法靠近中州半步。”

秦玉眉頭微蹙,等候著他的下文。

青年繼續道:“利州距離中州至少要數百萬星裡,就算是大能之境也難以靠著雙腿穿梭。”

“而且在利州的周圍,便是青岩林,整個利州被青岩林包裹著,出了利州,便是一眼不見邊際的青岩林。”

秦玉急忙問道:“這青岩林又是什麼東西?”

青年略顯驚訝的說道:“你連青岩林都不知道?”

說到這裡,青年取出了一份地圖。

這份地圖,比起秦玉搶的那份要詳細的多。

從地圖上看來,利州的周圍果然是極為廣闊的一片山林。

而這片山林便是青岩林。

想要抵達中州,就要穿越極為廣闊的青岩林。

“青岩林裡有著極為強大的妖獸,並且駐紮著很多部落,危機重重,不知道多少大能之境死在了青岩林。”青年解釋道。

“你想穿過青岩林,簡直難如登天。”

秦玉微微摸了摸下巴,低聲說道:“那就冇有什麼辦法能夠抵達中州麼?”

“當然有,並且方法多的是。”青年淡笑道。

“比如你有足夠的實力,或者有什麼戰船,亦或者是傳送陣法,這些都能帶你去中州。”

秦玉還想繼續問些什麼,但這時青年卻頓住了腳步,笑道:“到了。”

抬頭望去,隻見在秦玉的麵前有一做不大不小的府邸。

秦玉嗅了嗅鼻子,在這府邸中,似乎能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氣味。

“你彆擔心,我在這裡接待了不少落難受傷的朋友,所以難免會有些味道,希望仁兄彆介意。”青年拱手說道。

秦玉點頭道:“能有個去處就不錯了,我自然不會介意。”

跟隨這青年步入了府邸當中,這座府邸不算大,但卻五臟俱全。

“仁兄,你在這裡稍後,我去安排一下。”青年拱手說道。

秦玉連忙拉住了這個青年,說道:“對了,你知不知道哪裡有生氣?”

“生氣?”青年略顯吃驚。

“恩,就是與暮氣相對應的生氣啊。”秦玉解釋道。

青年摸了摸下巴,說道:“這種東西可不常見啊,我恐怕是幫不上忙了,或許那些大世家大宗門的手裡有吧。”

秦玉點了點頭,冇有再多問下去。

“把你的地圖送給我吧?”這時,秦玉忽然說道。

青年笑道:“當然冇問題。”

他當即將這份地圖扔給了秦玉,爾後說道:“這兩位是我的貼身護衛,如果有什麼事,你可以找們。”

“好。”秦玉點頭答應了下來。

青年走後,秦玉打開了這份地圖。

從地圖上看來,聖域比想象中還要大的多。

如果星裡等同於公裡的話,那這聖域恐怕有數百個地球般大小。

單單這小小的利州,就比地球廣闊得多。

利州相對要偏僻一些,其中最為繁華的,自然是處於正中心的中州。

那是最為廣闊,也是資源最為豐厚的地方。

各大世家,紛紛都在那裡駐紮。

“得想個辦法去中州纔是。”秦玉在心底暗道。

眼下對於秦玉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儘快找到生氣,恢複自己的靈力。

就像白長老說的一樣,冇有靈力,很多術法便不能施展,這無疑是致命的短板。

秦玉坐在床上,腦子裡不禁開始胡思亂想。

“也不知道常莽他們現在怎麼樣了。”秦玉小聲嘀咕道。

就在秦玉胡思亂想之際,府邸的周圍,忽然有幾道彩輝一閃而過,雖然轉瞬即逝,但還是引起了秦玉的關注。

他從床上坐了起來,眉頭微微蹙起,似乎在想些什麼。

“不好!”

秦玉暗道了一聲不妙,轉身便打算離開。

可就在這時,門外卻有一道啼鳴聲閃過。

爾後便看到天空中有人騎著祥彩異獸,降臨此地。

那是一位身穿盔甲如同將軍模樣般的男人,他渾身都被包裹在銀色冰冷的盔甲當中,隻露出了一雙如同禿鷲般的眼睛。

在他的身後,還跟隨著大批的人馬,每一個人都戰意盎然。

“天雲宗的人。”秦玉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

隨後,那位青年也出現在了他們的身邊。

看到這一幕,秦玉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你騙我?”秦玉眼睛微眯,冷冷的說道。

那青年哈哈大笑道:“你也不想想,我會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去得罪天雲宗?不要怪彆人,要怪就怪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