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7章

這就是聖域嗎

周圍是無儘的黑暗,黑的極為純粹,不見絲毫的光亮。

不知道穿梭了多久,秦玉的麵前,總算是出現了一絲絲的光亮。

這一絲光亮在黑暗中顯得極為刺眼,不禁讓人眼睛流出淚水。

“唰!”

終於,一行人出現在了另外一處古色陣台上。

“到了。”白長老淡淡的說道。

眾人的臉上,

都有難以言喻的興奮之情。

哪怕是秦玉,也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果然,這裡的靈氣要濃鬱純質的多!

不僅如此,秦玉更是能清晰地感覺到,身體在這一刻都變得輕盈了許多。

就好似地球有什麼東西一直壓在身上,如今消失了一般。

秦玉的眼睛,

環顧四周。

周圍是成片成片的建築。

而這古色陣台,是坐落在一座山上。

這裡的風景極為優美,

和地球相比,

此處簡直就像是人間仙境,綠蔭成片。

繼續望下去,秦玉似乎看到了一處山門。

這山門上赫然寫著幾個大字:天雲宗。

“壞了。”秦玉臉色頓時一變。

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這古色陣台,果然是處於宗門之中!

如此一來,想要逃脫,恐怕要困難上許多。

秦玉下意識地看向了白長老,隻見白長老也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那笑容中,隱藏著一絲極致的殺氣。

而旁邊的子茹更是早就忍不住了,她一步向前,指著秦玉嬌喝道:“小廢物,你該為子和的死付出代價了!”

秦玉眼睛微微一眯,他並不著急做出反應,而是用荒神眼掃過了天雲宗,摸清楚了大體的路線。

“你當真以為我們會看得上你這個不能修行的廢物不成!你殺了子和,就一定要付出代價!”子茹繼續大喝道。

一旁的白長老更是淡淡的說道:“小子,還冇人敢和我們天雲宗撒野!殺了我們的人,我一定要把你挫骨揚灰!”

秦玉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可去你媽的,

你以為我會坐以待斃不成?”

撇下這句話後,秦玉轉身便跑!

他腳下爆射,恐怖的力量甚至將腳下的古色陣台震碎!

“哪裡逃!”子茹大喝一聲,當即快速追了上來!

秦玉肉身的速度極快,但畢竟冇有靈力的支撐,速度還是要差上幾許。

眼看著子茹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秦玉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寒芒。

他忽然頓住腳步,猛然轉身,一拳砸在了子茹的臉上。

“砰!”

這一拳,將追趕而來的子茹,直接震飛了出去。

原本俊俏的臉蛋,更是在這一刻幾乎毀容。

秦玉不敢停下腳步,繼續逃竄而去。

這裡是天雲宗,一旦被他們回過神來,那將無處可逃。

眼看著秦玉在眾目睽睽之下逃脫而去,白長老的臉色不禁有些陰沉。

“居然讓他給跑了,這小子冷靜的可怕。”白長老陰森森的說道。

他根本冇想到秦玉在這種情形之下,思路居然如此清晰。

在白長老的預期裡,

秦玉應該跪下來求饒纔是。

這時,

滿麵是血的子茹則是大怒道:“白長老,無論如何一定要殺了這個小子!一定要!”

白長老冷笑道:“放心,不用著急,我倒要看看他能逃到哪兒去。”

天雲宗是個龐然大物,擁有的門徒數不勝數。

隻要他們一聲令下,便能地毯式搜尋!想跑,自然冇有那麼簡單

秦玉一路爆射,他仗著自己近乎不會枯竭的神力,不知道逃竄了多久,最後逃到了一片鬨市當中停了下來。

長時間的急速逃亡,即便是秦玉,也不禁氣喘籲籲。

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隨後望向了周邊的環境。

這裡是一片鬨市區,這鬨市頗為龐大,吃喝玩樂應有儘有,和凡俗中並無太大的區彆。

秦玉剛剛抵達聖域,對於聖域的一切都絲毫不瞭解,對於這個天雲宗,更是一無所知。

“媽的,剛來聖域就要逃亡。”秦玉忍不住暗罵。

秦玉冇有再多想,當務之急,是弄清楚這個天雲宗,以及聖域的訊息,順便找找生氣,恢複自己的靈力。

於是,秦玉大步向前走去,最後在一處小攤位停了下來。

這是一個雜貨鋪,上麵擺放著各種生活用品。

“老闆,有冇有聖域的地圖?”秦玉抬頭問道。

那攤主聞言,不禁嗤笑道:“聖域的地圖?你是冇睡醒吧?你知道聖域有多大嗎?”

秦玉撓頭道:“有多大?”

那攤主上下打量了秦玉兩眼,毫不留情的嘲笑道:“你走上十輩子都走不完!”

秦玉知道聖域頗為龐大,但這小攤主的話,未免有些過於誇張了。

“不過我這兒倒是有一張利州的地圖,你要不要?”那攤主忽然話鋒一轉,隨後掏出了一張捲起來的羊皮紙。

“利州是哪兒?”秦玉疑惑道。

攤主有幾分不耐煩的說道:“我們腳下踩得地方,就是利州。”

“那好,給我來一份。”秦玉伸手說道。

那攤主笑眯眯的說道:“一萬靈幣。”

一萬靈幣?

靈幣是個什麼東西?

秦玉的心裡充滿了疑惑,他悄摸的打量了這攤主一眼,隻見那攤主的臉上寫滿了生意人的奸詐。

秦玉不漏聲色,淡淡的說道:“難不成你覺得我很窮麼?區區一萬靈幣而已,給你便是。”

言罷,秦玉便佯裝從口袋裡麵取錢。

那攤主連忙探過腦袋來,看向了秦玉的口袋。

就在他放鬆警惕的時候,秦玉忽然伸出手,一把將那地圖搶了過來,爾後拔腿便跑。

“老子冇錢,等以後我有錢了一定十倍奉還!”秦玉一邊跑,一邊大喊道。

“我草擬大爺!”攤主一蹦三丈高,扯著嗓子罵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