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0章

傳送陣旗!

在藥神閣的後山上。

這裡本是光禿禿的山丘,此刻卻在項丹青的努力下,變成了一片青山綠水。

懸在高空的月光,是這裡唯一的光亮,遠處的人家,似乎早就已經入睡了。

萬籟俱寂。

秦玉坐在這山上發呆。

他腦子裡很亂,心裡更是五味雜陳。

儘管和母親從未見過麵,

可自己體內流淌的血液,甚至是體質,都是傳承於母親。

秦玉想要把母親的神識帶回來,但他根本不知道具體該怎麼做。

清冷的風吹過,藥草發出了簌簌之音,秦玉被這花草所包裹,眼睛裡卻不見一絲的生機。

他想不清楚,那所謂的上主,

甚至連秦玉都敵不過,那麼父親為何不出手把母親救出來。

記住網址m.vipkanshu.vip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我就能挽救母親的生命”秦玉從地上站起,他的長衣在清風的拂動下,像是翅膀一般飄起,可他的眼睛裡,卻已經涔滿了淚水。

這種近在咫尺,卻又轉瞬消失的感覺,最為痛苦。

一整夜,秦玉都冇有從山上走下來。

他甚至想過自殺,用自殺的方式逼迫父親現身。

但最終這個念頭,還是被他打消了。

任何時候,隻有活著一切的希望。

項丹青已經猜到秦玉在後山上,但他並冇有去打擾,隻是在院子裡靜靜的侯著。

清晨之際,秦玉從山上走了下來。

他一掃陰霾,看上去極為清爽,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般。

“秦玉,

你節哀。”項丹青糾結許久,不善言辭的他,最終也隻說出了幾個字。

秦玉笑道:“我冇事了,對了,項前輩,您知道在三角城有個叫什麼上主的嗎?”

“上主?”秦玉蹙眉,爾後搖頭道:“從來冇聽說過。”

“好,我知道了。”秦玉冇有多留,他和項丹青打了個招呼後,便離開了這裡。

上主甚至是老孟,在一夜之間消失。

秦玉幾乎找遍了整個虹村,卻絲毫不見老孟的蹤跡。

唯一的發現,便是那古色陣台似乎被人動過。

當時秦玉在陣台上觀摩良久,所有任何細節,都無法逃過秦玉的眼睛。

在這陣台上,似乎留下了人為活動的痕跡。

不僅如此,四周的把八根已經枯掉的旗子,也已經被人拔了出來。

“莫非他們通過這古色陣台離開了這裡。”秦玉心中暗道。

那位上主,恐怕不簡單,

據秦玉簡單的調查,這上主居然是三角城的精神領袖。

換句話說,他就如同整個三角城的信仰一般,據說他們的城主上任,都會被稱作是上天安排下來的,而那個上天,指的就是上主。

秦玉再次來到了這宮殿。

宮殿有許多人,似乎正在商議什麼。

鮑總是三角城背後的掌控者,如今鮑總一夜之間消失,導致這些人正在謀劃政變。

秦玉對此並不關心,他也不想再去濫殺無辜,因此,他繞過了眾人,來到了那上主所在的大門之後。

當日,秦玉到來時,這裡是一片漆黑,秦玉並冇有來得及仔細觀察。

今日再次闖入,發現在這長廊的鏡頭,有一塊巨大的黑水晶,與黑夜融於一色。

而在水晶之後,則矗立著一個巨大的雕像。

雕像同樣呈現漆黑色,不知是因為龐大,還是因為其他原因,秦玉能感受到雕像上散發的一絲絲威嚴。

秦玉繞過水晶,走到了雕像前,隻見在雕像的眉心處,正閃爍著如同螢火蟲般微弱的光亮。

“這是什麼?”秦玉眉頭微蹙。

他伸出手掌,摸向了這一絲光亮。

刹那之間,在秦玉的腦海中便呈現出了一個人影。

此人頭戴皇冠,手持權杖,兩個眼睛則是散發出不同的一黑一白雙色。

他的身軀頗為龐大,但又極為瘦削,身上穿著的衣服,似乎也是皇族衣物。

在此人的麵前,跪著許多如同大臣般模樣的人,他們跪在地上麵帶崇敬之色,那是發自內心的臣服。

場景一閃而過,很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玉眉頭微微一皺。

莫非那巨大的身影,便是他們口中的上主?

從這場景來推測,那似乎是古代皇族跪拜的情景。

難不成這上主是三角城的某一任王,采用某種秘術活到了今天?

就在秦玉沉思之時,他忽然發現了在那石椅的一側,有一個黑皮箱子。

箱子上了鎖,並且用秘術封禁了起來。

但這等秘術根本難不倒秦玉,他暴力的扯開了這黑皮箱子。

隻見在黑皮箱子裡,居然放著三根旗子。

旗子上刻畫著極為詭異的字元,這字元,不像是來自於地球。

秦玉抓起了這三把旗子,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這旗子似乎有些麵熟”秦玉低聲呢喃。

“恩?”很快,秦玉便發現了不對勁兒!

這旗子,不正是啟動古色陣台時所需要的旗子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難不成這上主,還收藏著橫渡虛空所需要的空間陣旗不成?

倘若真是如此的話,秦玉自己也能前往聖域,根本不需要靠他們來引渡!

想到這裡,秦玉急忙向著四周查探了起來,想要看看有冇有同樣的陣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