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一片漆黑,見不到任何光源。

即便秦玉靠著荒神眼,也隻能看清大體輪廓。

上一次,秦玉最多也隻能到一萬多米的距離,肉身便承受不住了,還是在青木真體的庇佑之下。

可這一次,秦玉單憑肉身,便已經下潛到了接近兩萬米旳距離。

他極力的睜開荒神眼,掃向了四周。

上一次的那片場景,再次呈現而出!

隻見那海底之下,似乎有一座又一座的宮殿,地麵上還有這活動的痕跡,像極了一處古遺蹟。

再往深處看去,可以在地麵上見到斑斑點點的坑坑窪窪,地麵上插著刀、劍,四處更是可見亂石,似乎是一處古戰場。

那場景龐大無比,氣勢更是恢弘,像是經曆了什麼大戰一般。

唯一讓人覺得奇怪的是,地麵上看不到任何的屍體、枯骨。

“看來和我猜測的一樣,古遺蹟已經沉到了海底下。”秦玉暗想。

而且從這龐大的場景來看,這絕對是一處修士的世界。

“小魚曾經從海水下拉出了一處古色陣台,難不成她早就知道了這海底下的古遺蹟?”秦玉不禁暗想。

雖然秦玉無法感受到那古遺蹟的氣息,但他篤定,這古遺蹟裡,絕對藏著寶物。

地球畢竟是一顆古星,存在多年,更是誕生了無數的大修士。

可如今,大家去找不到他們任何的蛛絲馬跡,似乎一切都存在於傳說之中。

就連屠仙教,都存在與海水之下,更何況是古修士。

“真不知道這裡麵得藏著多少寶物啊。”秦玉低聲呢喃。

他一口氣再次潛入了數千米的距離,此時秦玉已經處於深海兩萬多米。

可讓秦玉吃驚的是,那古遺蹟就像是海市蜃樓,明明近在咫尺,卻又像是遠在天邊。

秦玉強撐著身體的威壓,再次深入了幾千米。

此時周圍的水壓,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境地。

即便是秦玉的身體,也承受不住了。

“怪了,明明看著很近,可為何距離看上去冇有絲毫的變化”秦玉眉頭緊皺。

這古遺蹟若是能夠發掘,天知道會有什麼寶物。

而且這古遺蹟恐怕是數十萬年乃至更久遠的存在,那時候的地球,根本就冇有現代文明。

魯雲說過,地球誕生了無數的人傑,每一位都是橫渡虛空、傲視宇宙的存在。

如果能得到他們的傳承、遺蹟的話,那聖域也不值一提。

秦玉越想越激動,他咬了咬牙,強撐著水壓,繼續向下遊去。

當秦玉來到深海三萬米的時候,身體已經徹底承受不住了。

他僵在原地,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軀體。

“以我現在的狀態,恐怕再走一步,身體便會頃刻間被壓成血霧。”秦玉皺眉。

上次聖陵之行帶來的後果,還曆曆在目。

糾結再三,秦玉最終還是決定暫且放棄。

他一口氣回到了岸上,眼睛不禁盯著海麵。

“這古遺蹟的寶藏,恐怕連聖域都無法相提並論。”秦玉低聲暗道。

“等我肉身再進一步,一定得想辦法前去探索一番。”

秦玉心裡有一種預感。

如果能進入這古遺蹟的話,絕對能得到巨大的寶藏,甚至可以得到渡劫大修士的傳承!

那等傳承,就算放眼整個宇宙,也是無價之寶。

這也讓秦玉心裡有幾分擔憂。

萬一有一天聖域的人發現了這海底世界,會不會大舉來犯?

“但願他們能晚點發現這古遺蹟吧。”秦玉暗想道。

接下來幾日,秦玉藏身於第一秘境當中,繼續參悟鬥字訣。

雖說如今的秦玉無法動用靈力,但鬥字訣不隻是提升靈力,同時肉身也會隨之提升。

既然眼下無法動用靈力,那隻能將肉身打造到極致。

一連幾日,秦玉都冇有離開第一秘境。

而另外一邊,葉青也正在竭力的找尋著和秦玉母親相關的訊息。

五天過後。

正在參悟鬥字訣第六層的秦玉,忽然接到了葉青的電話。

他連忙拿起了手機,詢問道:“葉長官,有訊息了嗎?”

那頭的葉青恩了一聲,說道:“我們找到了這個女人的相關資訊,你來京都戰區拿吧。”

“戰區人多眼雜,我晚上去你家拿吧。”秦玉說道。

葉青想了想,說道:“也好,那晚上見。”

秦玉掛掉了電話,他深吸了一口氣,心裡極不平靜。

這樣的狀態,想要繼續參悟,恐怕已經不可能了。

他乾脆離開了第一秘境,早早的來到了葉青的家裡

此時,在某一個海島之上。

身穿黑袍的賀騰,正倒背雙手,望著麵前的十幾人。

這十幾個人,正是那隱世的大能之境。

“說吧,找我們有什麼事。”有大能冷聲質問道。

賀騰淡笑道:“我打算邀請幾位前輩,與我共謀大事。”

“大事?除了踏入聖域,還有什麼大事可言?”有大能嗤笑道。

賀騰擺了擺手指,淡笑道:“各位難道就不想成為這世上第一宗門,統領整個武道界麼?”

“哈哈哈,幼稚!不過是一個虛名罷了,有什麼用?”有大能冷笑道。

“誰感興趣誰就留下,反正我冇興趣,先走一步了。”甚至有大能轉身便要走。

賀騰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他淡淡的說道:“你們是不是忘了,為何這次秦玉能夠拿到名額?就是因為他的天門是當世的第一宗門!難道你們就不想在下次前往聖域之時,提前拿到名額麼?”

此話一出,原本打算離去的眾多大能,迅速頓住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