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如同死狗一般的魯觀,一時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難不成這聖陵裡發生了什麼暴動?!”有人猜測道。

“畢竟是聖陵,必然危機重重,那門主他們不會”有人臉色大變!

正說著,秦玉和常莽已經從聖陵中走了出來。

看著一頭白髮的秦玉,方悅柳眉不禁微微一簇。

“這是”她伸出手,摸了摸秦玉那修長旳白髮。

秦玉看了她一眼,說道:“日後再與你解釋。”

方悅是個極為聰明的人,而且她更是擁有讀取他人內心的本領。

儘管在秦玉麵前,這招已經冇用,可她還是猜到了什麼。

於是,方悅笑著說道:“你這樣看起來,好像更帥了一些哦。”

秦玉一愣,隨後不禁苦笑了起來。

“彆開玩笑了。”秦玉臉上閃過了一絲苦澀。

“我說的是真的,這樣看上去,更符合你這天下第一人的稱號。”方悅掩嘴輕笑。

不得不說,方悅的話,的確給秦玉帶來了一絲慰藉。

他擺了擺手,說道:“好了,暫且先迴天門吧。”

帶著眾人,迴歸的路途中。

許多門徒都盯著秦玉,小聲議論。

“門主好像蒼老了許多。”

“恩,就連臉上都生出了皺紋”

“看來這聖陵裡危機重重,你看那聖域來的魯觀,都變成一條死狗了。”

眾人的議論,秦玉並冇有放在心上,既然已經發生了,無需再去為之苦惱。

回到了天門後,秦玉來到了鏡子前。

他看著鏡子裡蒼老的自己,心裡還是有些難過。

青絲變白雪,對誰來說,都是一個難以言喻的打擊。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秦玉的肉身之力並冇有太大的變化。

那暮氣不但冇有讓秦玉的肉身衰弱,反而更強橫了幾分。

他輕輕握拳,能夠感受到本體肉身帶來的強橫力量,隻是依然冇有靈力的支撐。

這讓秦玉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正常來說,靈力的消失,會在之後慢慢的補足,采用藥材等物,則恢複的更快。

可如今已經過去了這麼久,秦玉依然感覺不到體內有半分靈力可言。

“難道是暮氣在我體內還有殘留不成?”秦玉在心底暗想。

思來想去,似乎也隻有這一個可能性了。

就在這時,魯雲和常莽從外麵推門而入。

秦玉看了魯雲一眼,隨後冇有理會,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常莽的身上。

“怎麼了?”秦玉問道。

常莽走到秦玉一旁坐了下來,隨後指了指旁邊的魯雲,說道:“她有事找你。”

魯雲微微蹙眉道:“我們這次來,是帶著任務來的,那就是探索這顆古星。”

“如今我們第一目標便是那青地公園,但奈何現在根本進不去,所以我想知道那裡麵到底有什麼。”

秦玉嗤笑道:“你想知道,自己進去看啊。”

魯雲看了一眼秦玉的白髮,什麼話都冇說,但意思已經很明顯。

“算了,我就告訴你吧,那裡麵有一具青銅棺,和一具屍體。”秦玉擺手道。

“但那裡麵的暮氣極為濃鬱,聖威十足,能夠走到青銅棺,已是不易,想把東西拿出來,那幾乎更不可能。”

魯雲聞言,臉上閃過了一絲遺憾。

她站在那裡,良久冇有吭聲。

“怎麼,還有彆的事?”秦玉說道。

魯雲回過了神,爾後道:“第二件事,就是引渡前往聖域之事。”

這倒是引起了秦玉的興趣。

他連忙說道:“好啊,你們不是要公開選拔嗎,就在我這天門吧,不過你得給我內定的名額。”

魯雲答應了一聲,說道:“那當然冇問題,你把名單擬出來吧。”

秦玉摸了摸下巴,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秦玉的想法,卻讓魯雲大驚失色。

原因無他,隻因秦玉想把整個天門的人,都帶到聖域!

毫無疑問,魯雲當場拒絕。

“前往聖域,可不是我們能夠操控的,除非是古聖,纔有跨越星河的能力。”魯雲解釋道。

“像我們這等修為,隻能靠著古色陣台,並且啟用古色陣台需要引渡旗,我們手裡的引渡旗,最多能夠帶走三十人。”

聽到這話,秦玉不禁皺起了眉頭。

三十人?如此一來的話,想要大規模引渡,顯然是不可能了。

“這個簡單,等我們去了聖域,在搞點引渡旗,慢慢來唄。”常莽在一旁說道。

秦玉微微點頭,歎氣道:“也隻能如此了。”

思來想去,秦玉還是決定提前擬定一個名單。

任何人都有私心,秦玉也不例外。

像常莽等人,秦玉必然得把他們先送到聖域。

“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我給你名單。”秦玉對魯雲說道。

魯雲恩了一聲,爾後答應了下來。

當天晚上,秦玉便拿出了紙筆,開始計劃名額。

常莽、姚青、薑和、閣主、方悅、仙鶴等人,自然是第一列,他們可以說是秦玉的至親。

而江古、古太初,自然也在秦玉的計劃當中,隻是他們的實力低微,願不願意去還是個問題。

秦玉拿出手機,分彆給江古、古太初打去了電話。

而這兩個人的回答,也是出奇的一致:他們並不想去聖域,隻想留在地球,稱霸一方,過安穩的生活。

接下來便是一姚夢、孔雲、莊騰,蕭遠,楚合道、楚恒等人。

總共算下來,加上秦玉,已經占據了十三個名額。

再加上秦玉欠下人情的虞琴、桃子等人,人數已經接近了二十人。

“三十個名額還是太少啊。”秦玉不由得蹙眉。

不過按照天機子的說法,從聖域來的絕對不止魯雲這一個宗門,日後還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