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死他!打死他!”

下方一片大吼,足以看到眾人的憤怒。

而顧星河滿麵憤怒,經過了三日,他的傷勢已經稍有好轉,氣息也恢複了一點點。

“一幫螻蟻,給老子閉嘴!”一聲怒吼,驚天動地!

霎時間,現場無人敢發言,全部噤聲。

“秦玉!老子就算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顧星河仰頭怒吼,拚命旳叫喊著秦玉的名字。

秦玉瞥了他一眼,冇有搭理。

此時的顧星河已經是待宰羔羊,不值一提。

“周先生,您大可放心,我不會成為下一個顧星河。”秦玉笑著說道。

周先生啞然,他心底當然有些擔憂,隻是不好開口罷了。

伴隨著台上的一聲槍響,秦玉也心神一動。

顧星河的元神在這一刻炸裂,他雙目暗淡,徹底倒在了地上,再無半分生機可言。

“秦玉,我們準備了午飯,一起吃點吧。”周先生拍了拍秦玉的肩膀。

秦玉笑著說道:“周先生,我還有事,就不去了,感謝您的好意。”

撇下這句話後,秦玉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他掏出了那份清單,清單第一行,正是方悅。

方悅已經躺了太久太久了,這一切都是因為賀騰。

而因為秦玉有太多事情纏身,導致方悅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中。

“按照八字鬍所說,方悅需要妖獸的靈丹。”秦玉暗道。

兩顆靈丹,便能喚醒方悅。

秦玉從手中取出了一顆靈丹。

這靈丹正是從雲龍身上取來的。

“還得再去找一顆。”秦玉暗想道。

他虧欠了方悅,心裡一直有些愧就。

眼下能夠彌補的,就是去找一顆好一些的靈丹。

於是,秦玉找到了嚴永福,打算帶他前去海島,召喚妖獸。

而與此同時,在地球的某一處不起眼的位置,此刻卻閃爍出了異常的光芒。

光芒極盛,猶如一團紅光。

在紅光之下包裹的,正是一處古色陣台。

光芒漸漸地散去,有一對男女從這陣台上走了下來。

“這裡就是地球?傳說中的古星?”女人掃過了四周,眼神中有幾分驚訝。

“切,看上卻有不過如此。”男人輕哼了一聲。

女人沉聲說道:“長老可是說過,這古星乃是人傑地靈之地,很多頂尖的渡劫大修士,都是來自於這顆古星。”

“如今是黃金大世,每當黃金大世降臨之時,這顆古星上總會走出幾位屹立於聖域之巔的人物。”

男人嗅了嗅鼻子,輕哼道:“我看也不過是傳言罷了,這所謂的古星靈氣枯竭,哪有什麼頂尖之輩,根本不值一提。”

“好了,彆多說了,按照長老的要求去做吧。”

另外一邊,秦玉帶著嚴永福,向著曾經的雲龍島趕去。

路途中,嚴永福蹙眉道:“聖域馬上便要開啟,你應該趁著這個時間,把剩下的血液全部吸收纔是。”

秦玉瞥了他一眼,搖頭道:“不著急,再走之前,我必須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嚴永福微微歎息,不再多言。

這時,秦玉想起了曾經海底下看到的那一片世界。

“按照我現在的修為,或許能夠踏入那海底世界看一眼了。”秦玉在心裡暗想道。

如今秦玉的肉身比之前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那海下的威壓,已經很難傷到秦玉了。

很快,二人便已經來到了雲龍島。

嚴永福作為大能之境,掌控的術法極多,妖獸的召喚自然也不是問題。

伴隨著術法的召喚,一頭頭妖獸,向著此處聚集而來。

秦玉直接采用肉搏,幾拳下去,便有數位武聖之境的妖獸倒地不起。

他從中挑選了一顆靈丹取了出來,再加上雲龍的那顆靈丹,已經足以喚醒方悅了。

拿著這兩顆靈丹,秦玉心裡不禁感慨萬千。

當初方悅的實力,可不弱於秦玉,如果一路修行的話,如今恐怕已經踏入武聖之境了。

“真是可惜。”秦玉微微歎了口氣,心中的愧疚感又多了幾分。

就在二人準備離去之時,秦玉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若有若無的飄了過來。

“你有冇有感覺到一絲武聖之氣?”秦玉看向了嚴永福,蹙了蹙眉。

嚴永福搖頭道:“冇有啊,這種地方,哪裡會有人啊。”

秦玉眉頭微皺,他釋放開了神識,那股氣息頓時更加明顯。

“嗡!”

秦玉眉心閃爍起了亮光,荒神眼直視千裡之外。

隻見在那海麵之上,正站著一道倩影。

她身材修長,一頭的烏黑秀髮,而臉上則是帶著一個麵具。

“小魚?!”看到此人,秦玉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小魚怎麼會在這裡?!

就在這時,小魚順著秦玉的目光,冷冷的看了過來。

那眼神,分明像是在盯著自己!

可二人之間的距離極遠,秦玉是靠著荒神眼才能勉強發現到她的身影!

如此遙遠的距離,她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秦玉眉頭微皺,他收起了荒神眼,當即向著小魚的方向爆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