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半條手臂似乎已經斷了,腰肢微微彎曲,站在那裡不停地喘著粗氣。

秦玉腳踩行字訣,迅速追了上來。

藥神閣的眾人也不想錯過這一時刻,紛紛踏步跟了過來。

秦玉站在顧星河旳麵前,從他的手心中飛出了一條金色鎖鏈,鎖鏈將顧星河捆綁了起來。

僅僅用了兩拳,顧星河便已經承受不住了,天知道秦玉打出第三拳,又會有何等的威力。

“秦玉你真該死”顧星河極為不甘心,眼看著自己的“大業”即將完成,卻再次毀在了秦玉的手裡!

他不停地喘著粗氣,眼神中儘是不甘。

“還要反抗麼?”秦玉冷冷的問道。

顧星河張了張嘴,說道:“如果我現在收手,還能換一條命嗎。”

“不能。”秦玉搖頭。

“你殺了那麼多人,就算你死十次都不夠。”

就在這時,顧星河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絲冷笑。

他探出了僅剩的一隻手臂,忽然向著虛空抓去。

這隻手,居然直接抓碎了虛空!

他那隻手探入了虛空之中,像是要抽出什麼神兵利器!

秦玉眉頭微皺,還不等他做出反應,顧星河已經將一把神兵拔了出來!

這是一根生了鏽的鐵棒,鐵棒上有斑斑痕跡,像是在訴說著它那傲人的戰績。

遠古的氣息,從這鐵棒上散發了出來,祥氣騰騰,沉重的氣息從上垂落而下,將地麵砸出了一個個巨坑。

這根鐵棒拔出的一刹那,秦玉便感覺到了一股極致的不安!

看上去明明是一根普通的鐵棒,可那種強烈的神聖之氣,甚至讓人不敢直視!

“這是什麼東西?”秦玉驚聲說道。

顧星河冷笑道:“我雖然不知道它的來曆,但我卻知道此物堅不可摧,乃是上古大修士之物!”

“秦玉,你當真以為我會坐以待斃嗎!”

顧星河忽然一聲爆吼,他單手抓著鐵棒,橫掃而來!

秦玉不敢怠慢,急忙握拳迎擊。

可觸碰的一瞬,秦玉便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這鐵棒太堅硬了,即便是秦玉的肉身,也直接被橫掃了出去!

這僅僅是鐵棒本身的堅硬,就遠遠勝過了秦玉如今的肉身!

“哈哈哈哈!”顧星河放聲大笑。

“我父親掌控京都武道協會多年,又豈會冇有私藏之物!”

遠處觀戰的宿琪,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這鐵棒實在不俗,那種沉重的壓抑感,讓每一個人都極為不自在。

“嗖!”

顧星河再次揮棒而來,他靠著虛空之法,鐵棒穿梭了空間,瞬間來到秦玉麵前,躲無可躲!

“砰!”

這一棒砸在秦玉的胸口,將秦玉的青木真體直接砸碎,肉身倒飛數百米,胸骨更是被打碎!

顧星河宛若發狂,他手握鐵棒,力劈而下,大地瞬間崩塌,像是要將地殼分成兩截!

“嗖!”

鐵棒再次來襲,秦玉多次握拳,可每一次觸碰,都將秦玉的骨頭震碎!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秦玉震驚無比,自踏入修途以來,他還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神兵!

“不行,再這麼下去我要被他拍死不可!”

秦玉暗道不妙,急忙祭出了青銅劍,打算用青銅劍迎擊。

“唰!”

鐵棒橫掃萬古而來,這是鐵棒本身之力,便可碾壓世間一切!

秦玉手握青銅劍,他氣息奔湧,握劍迎擊!

“鐺!”

一聲脆耳之音傳開!秦玉手中的青銅劍,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哢嚓!”

下一秒,這青銅劍居然直接被震成了一塊塊碎片!

“怎麼可能!”

秦玉看著手裡隻剩下劍柄的青銅劍,頓感心驚肉跳!

這鐵棒到底是何等來曆,居然如此恐怖!

“哈哈哈哈!”顧星河興奮大笑,他將鐵棒杵在地上,大喝道:“我有絕世神兵,我看你如何勝我!”

這一刻,秦玉也冇有主意了,有那根鐵棒在,秦玉根本不是這顧星河的對手!

“唰!”

就在此刻,顧星河的身影陡然間出現在了秦玉的麵前!

“你再躲什麼?”顧星河臉上露出了殘忍詭異的笑容。

他手中鐵棒,已經從幾百米開外力劈而來,直逼秦玉的腦袋!

“不好!”秦玉臉色頓時大變!如此的距離,根本逃無可逃!

他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命運的審判。

“嗡!”

可就在這時,秦玉的空間神器忽然散發光輝,一張極極為古樸猶如羊皮紙一般的山水圖飄散而出,迎向了那鐵棒!

“轟!”

劇烈的碰撞瀰漫開來!像是核彈爆炸般的餘威,將方圓數百米都化為了白熾!

秦玉被這餘威直接震飛,身體出現了龜裂!

而那顧星河也好不到哪兒去,他鐵棒脫離,同樣被震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