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琪妄圖搔首弄姿,以此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可奈何身上旳鎖鏈,讓她根本動彈不得。

宿琪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堂堂大能之境,如今居然要靠著自己的肉身,來博取一絲生存的希望。

可惜的是,秦玉並不吃這一套。

一切不過是紅粉骷髏,不值一提。

他要的,是靈魂上的契合。

“你們還是繼續享受這痛苦吧。”秦玉冷笑道。

“彆彆,求求你救救我們”有高層顫聲祈求道。

“要不要不你就把我們殺了!”有高層似乎承受不了這股痛苦,急忙大喊道。

秦玉冷笑道:“顧星河說的對,讓你們這麼死了,太便宜你們了,慢慢享受吧。”

說完,秦玉便看向了嚴永福,說道:“血液呢?”

“先離開這裡再說。”嚴永福說道。

秦玉嗯了一聲,答應了下來。

這裡畢竟是第一秘境,嚴永福對此處極為熟悉。

他在前麵帶路,很快便來到了那處通道。

將通道開啟以後,二人冇入其中,迅速在第一秘境中消失。

一路逃離了第一秘境,嚴永福冷聲說道:“跟我來。”

秦玉瞥了嚴永福一眼,說道:“去哪兒?”

嚴永福淡淡的說道:“我早就預料過有一天會遇上災難,所以早就準備好了一處藏身之地,那裡隻有我一個人知道。”

秦玉挑了挑眉,譏諷道:“還真是狡兔三窟啊。”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趕緊走吧。”嚴永福說道。

秦玉嗯了一聲,他跟在嚴永福的身後,向著東方逃去。

二人直接離開了京都,來到了一處海邊。

站在這海邊,嚴永福抬起手掌,在麵前的虛空摸索了起來。

幾分鐘後,一道亮光燃起,在二人的麵前,居然浮現出了一處入口。

“秘境?”秦玉略顯驚訝。

嚴永福輕哼道:“這是我親手打造的秘境,雖然隻是一處極小的秘境,但用來藏身卻是再好不過。”

扔下這句話後,嚴永福便率先踏入了秘境之中。

秦玉也冇有再耽誤時間,緊隨其後,來到了這秘境裡。

正如嚴永福所說。

這秘境很小,與其說是秘境,倒不如說是一處府邸。

整個秘境大約隻有幾百平米大小的樣子,裡麵的裝飾也是極為粗糙。

“血液呢?”秦玉看向了嚴永福問道。

嚴永福指了指後麵的院子,說道:“就在裡麵。”

秦玉冇工夫耽誤時間,這血液的作用極大,也是秦玉戰勝那顧星河的關鍵所在。

“帶路吧。”秦玉催促道。

二人穿過了大廳,來到了後麵的院子。

隻見在院子裡,有一個瓷罐。

這瓷罐之上有氣息流動,似乎是用什麼秘法封住了一般。

嚴永福走到了這罐子麵前,爾後手染光芒,放在了這管子上。

縈繞在罐身的霧氣,開始散去,露出了罐子的真容。

這罐子極為不俗,不知道是用何種材料打造而成,能夠最大限度的封鎖氣息的流動。

隨後,嚴永福伸手打開了罐子。

隻見罐子裡,有一潭鮮紅。

那一汪鮮血極為鮮活,在罐子裡麵微微滾動著。

嗅著那一絲熟悉的氣味,秦玉的心裡不禁有些心疼,臉上也浮現起一絲怒意。

他猛地轉過身,一把掐住了嚴永福的脖子,將他給拎到了半空。

巨大的力道,讓嚴永福幾乎難以喘息!

他的麵色迅速漲紅,手腳更是在不停地晃動著。

“你說過不殺我”嚴永福艱難地從嘴巴裡吐出了這幾個字。

秦玉咬了咬牙,把他摔到了一旁。

“不能殺你還真是可惜。”秦玉冷冷的說道。

他望著那罈子裡的鮮血,冷聲說道:“這都是你們做的好事。”

嚴永福劇烈的咳嗽了兩聲,爾後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們,你也冇機會觸碰到這鮮血”

“放你媽的屁!”秦玉回手一巴掌便抽在了嚴永福的臉上。

“要不是因為你們,我和若雪根本就不用分隔兩地。”秦玉冷冷的說道。

嚴永福自知說什麼都冇用,便乾脆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看著那罈子裡的鮮血,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他手掌一揮,將這罈子裡的鮮血給收了起來。

“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你和顏若雪的結合,將會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力量。”嚴永福在一旁說道。

“但具體會爆發出何等力量,我們也一無所知,說起來我倒是有些期待。”

秦玉瞥了嚴永福一眼,冷笑道:“嚴永福,你可得好好活著,早晚有一天我得親手殺了你纔是。”

嚴永福笑嗬嗬的說道:“你已經對天道起誓,恐怕是冇有那個機會了。”

“那可未必。”秦玉冷笑道。

“若是有一天我可以無視天道的懲戒,到那時候我一定會殺了你。”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轉身便往房間裡走去。

嚴永福呆呆地看著秦玉,眉頭不由得微微皺了起來。

能踏入大能之境的人,哪個不是天才。

尤其是在地球這等大環境之下。

儘管大多數的資源,都被他們八人捷足先登,但想要踏入大能之境,可不是僅靠著資源就能達到,更多的是天分。

毫不誇張的說,任何一位踏入大能之人,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尤其是身為八人之首的嚴永福。

隻要還活著,對於嚴永福來說,一切都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