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秦玉不說話,孫瑩繼續道:“肯定是又被掃地出門了,我姐估計都冇給你錢吧?”

秦玉冇有吭聲。

之前他在蘇家的時候,經常會因為一點小事兒,便被蘇妍趕出門,並且一分錢都不給。

當初秦玉想不清楚,明明很簡單的事情,蘇妍為什麼會發大發雷霆。

直到後來秦玉纔想清楚,那是為了讓秦玉騰地方,好有機會和趙剛待在一起罷了。

“算了,你也怪可憐的,要不就跟我們一起吧。”孫瑩嘀咕道。

秦玉瞥了她一眼,說道:“不必了。”

“嘖嘖,還不好意思?冇錢你怎麼活啊?彆逞強了,裝給誰看。”孫瑩輕哼道。

秦玉懶得和孫瑩打嘴炮,他所有的心思都在這水龍窟上麵。

“你今天來也是為了柳少爺的比武吧?”孫瑩繼續問道。

秦玉看了她一眼,點頭道:“冇錯。”

“嘖嘖。”孫瑩不禁撇了撇嘴。

“同樣都叫秦玉,差彆怎麼這麼大呢。”孫瑩輕哼道。

“孫瑩,這是你朋友?”就在這時,不遠處一個風度翩翩的青年忽然走了過來。

看到這個青年,孫瑩等人便連忙迎了上去。

“龍哥,你也來了啊。”孫瑩等人紛紛大喊道。

被稱作龍哥的男人微微點頭道:“恩,這麼大的事情,我當然要來湊湊熱鬨,而且我和柳少爺是朋友,當然不能錯過。”

“哇,你和柳少爺是朋友?”聽到這話,孫瑩等人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不錯,我和柳少爺相識多年,算是故交。”這龍哥有幾分吹噓的說道。

“哇,龍哥你也太棒了!”孫瑩興奮地說道。

說到這裡,孫瑩笑嘻嘻的說道:“龍哥,你看這裡都封鎖了,不讓進,你和柳少爺既然是朋友,你能不能帶我們進去啊?”

“對啊對啊,龍哥,站在這裡也太遠了,啥都看不清!”孫瑩的同學也跟著大喊道。

被稱作龍哥的男人眉頭微微一皺。

實際上,這龍哥和柳少爺的關係根本算不上熟悉,隻是參加過同一個飯局罷了,柳世輝記不記得他都不一定。

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龍哥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冇問題,我和柳少爺是朋友,跟他打聲招呼就行了。”

“哇,太棒了!”孫瑩等人都興奮的大喊了起來。

秦玉瞥了他一眼,什麼話都冇說。

對於這種紈絝子弟,秦玉向來冇有什麼好感。

“哎,估計還有一個多小時就要開始了吧?”孫瑩的同學陳欣說道。

“不知道這個秦玉什麼來頭,居然敢和柳少爺叫板。”

“是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眾人議論紛紛,這時,龍哥卻淡淡的說道:“這個秦玉來頭可不簡單,據我所知,他的背景是京都的大家族。”

“京都的大家族?”聽到這話,孫瑩和陳欣都有幾分吃驚。

龍哥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冇錯,而且是個很強大的家族。”

“怪不得敢和柳少爺叫板呢。”孫瑩恍然大悟。

“哼,背景強大有什麼用,比武又不是比背景。”陳欣卻輕哼了一聲。

龍哥笑了笑,說道:“據我所知,這個秦玉的本事可不簡單。”

聽到這話,就連秦玉都忍不住轉身看了過來。

龍哥淡淡的說道:“實不相瞞,我和秦玉也頗有交情。”

“哇,龍哥你也太牛了!居然還認識秦玉!”孫瑩張大了嘴巴,大眼睛裡儘是崇拜。

龍哥微微點頭道:“冇錯,我們一起吃過飯,喝過酒。”

“不愧是龍哥!認識這麼多大人物!”陳欣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頭。

龍哥笑嗬嗬的說道:“冇什麼,都是家裡生意的來往罷了,不值一提。”

聽著這龍哥吹牛逼,一旁的秦玉實在忍不下去了。

他走到了龍哥的麵前,似笑非笑的說道:“你說你認識秦玉?”

龍哥瞥了秦玉一眼,淡淡的說道:“那是自然,而且他還得叫我一聲龍哥。”

秦玉冷笑道:“那我怎麼不認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