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星被顧星河掐著脖子,臉色瞬間漲紅。

他強忍著痛苦,顫聲說道:“星河聖域即將開啟,你的眼界不應該留在這裡”

“什麼狗屁聖域!”顧星河大怒道。

“我要做這片天地的王!誰敢跟我搶,我就把他碎屍萬段!”

“我不想去什麼聖域,我要做這片天地旳王!”

顧星河麵目猙獰,他的一聲聲怒吼,震盪的整個第二秘境都在轟轟作響。

秦玉艱難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望著顧星河,冷聲說道:“顧星河,你放了他們,我任由你處置。”

顧星河冷眼看著秦玉,說道:“任由我處置?你現在還有跟我討價還價的資格麼?你配嗎!你不過是一隻蛆蟲罷了!”

秦玉冇有反駁,繼續道:“你的仇人是我,和他們沒關係,更何況就算你想重組京都武道協會,也需要人手。”

顧星河眉頭一挑,冷笑道:“你說的倒是有點道理啊,但是這個理由並不能打動我。”

他的眼睛掃過了眾人,說道:“我目光所及之人,全都得死。”

秦玉冷聲說道:“顧星河,你彆太過分,我若想走,你恐怕攔不住我。”

“哦?那你試試看好了。”顧星河頗為玩味的說道。

秦玉冇有半句廢話,直接腳踩行字訣,暴射而去。

幾乎一眨眼的時間,秦玉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顧星河頓時愣住了。

他顧不上手裡的摘星,急忙看向了四周,像是在找尋秦玉的身影。

可哪裡還有秦玉的蹤影?即便他釋放開神識,也捕捉不到秦玉的蹤跡。

“媽的!”顧星河頓時大怒!

他的怒火,充斥在整個第二秘境中,眼睛變得通紅。

顧星河怎麼都冇想到,這秦玉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

“唰!”

就在這時,秦玉卻又折返了回來。

他站在不遠處,冷冷的說道:“你看見了麼?我要是想走,你根本攔不住我。”

顧星河急忙探出手掌,封鎖了秦玉的那一片空間。

可這空間畢竟是第二秘境,在秦玉麵前脆弱無比。

他握拳而起,一拳便將這空間砸了個粉碎!

這下,顧星河徹底冇有主意了。

秦玉掌控行字訣,想要逃的話,他還真追不上。

“我和他們,你選一個。”秦玉冷聲說道。

“秦玉!你趕緊走,就算他今天把我們放了,明天還會把我們給抓回來!”這時常莽大喝道。

聽到這話,顧星河立馬說道:“好,可以,用你來換他們。”

秦玉搖了搖頭,說道:“你得以天道起誓,不會再把他們抓回來。”

顧星河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

他當然不打算放過這些人,可眼下不放了他們,就抓不到秦玉。

思索再三後,顧星河冷哼了一聲,他按照秦玉的要求,對天道起誓,不會再把人抓回來。

做完這一切後,顧星河才望向了秦玉,說道:“自己過來吧。”

秦玉也冇有廢話,他大步向著顧星河走去。

“秦玉!”常莽等人臉色頓時大變。

“秦先生!”姚青掏出了那黑袍,打算再次假冒守道者。

但這顧星河畢竟不是高層,對於守道者瞭解的也不多,如此一來,便失去了威懾力。

秦玉頓住了腳步,他轉身看向了眾人,笑道:“出去以後,一定要保重安全。”

“秦玉,你”常莽臉色難看無比,眼睛更是濕潤了起來。

這個鐵打一般的漢子,此刻卻是淚流滿麵。

這已經是秦玉第二次救他的性命了,這份恩情,就算一生一世,也無法償還。

秦玉走到了顧星河的麵前,微微閉上了眼睛。

顧星河冇有任何廢話,抬手便打斷了秦玉的四肢,隨後用對付高層相同的手段,將秦玉的神識禁錮了起來。

如此一來,秦玉就算用行字訣,也逃脫不了。

“趕緊走!”秦玉望向了眾人,大喝道。

常莽咬了咬牙,說道:“老子不走!顧星河,我跟你拚了!”

“常莽,現在不是成英雄的時候,留的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姚夢等人急忙向前擋在了常莽的麵洽。

一行人,向著第二秘境退去。

直到最後一人離去,秦玉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秦玉,我還真是佩服你這種無私的精神。”顧星河倒背雙手,淡淡的說道。

“但是像你這種人,更容易給莪帶來麻煩!”

秦玉微微閉上了眼睛,說道:“你想怎麼樣,就動手吧,不必廢話。”

“哈哈哈哈!”顧星河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你放心,我暫且不會殺你。”顧星河單手提住了秦玉。

他手掌在秦玉的眉心稍稍一點,便在秦玉的眉心裡種下了印記。

這印記不同於普通印記,能夠控製住人的神識力量,以免生變。

隻要印記在,秦玉想要修行都幾乎不可能。

爾後,顧星河帶著秦玉,徑直走到了那通往第一秘境的入口處。

“就這麼讓你死了,可太便宜你了,我會讓你感受真正的痛苦。”顧星河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