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個天機子,秦玉也一直頗為好奇。

他似乎什麼都知道,很多訊息,甚至比高層知道的都要早。

“明天一早,我們便出發。”姚夢說道。

這些人當中,似乎隻有姚夢知道天機子的所在之處,除了他之外,

莊騰等人對此一無所知。

很顯然,姚夢的背景也不像表麵這麼普通。

這些天驕,每個人似乎都有隱藏的秘密。

夜晚時分。

秦玉坐在第二秘境的某一處懸崖上,抬頭望著那一輪圓月。

月亮撒在秦玉的麵龐上,將他那如同刀削般的臉照的通明。

他的手裡捧著一壺酒,這一壺酒是從妖城帶出來的,即便是武者,

也會喝醉。

秦玉的心裡,有太多的煩悶之事,

自從踏入修途之後,他幾乎一天都冇有好好休息過。

無形的壓力,像是一隻大手,在推著秦玉前行。

而摯愛給秦玉帶來的幫助,讓他更是不敢有一刻的停歇。

“怎麼了,在想顏小姐嗎?”

這時,一道聲音從背後傳來。

轉身望去,便看到了這緩緩走來的楚合道。

他是這行人當中最為年輕的,臉上還帶有幾分青澀。

秦玉搖了搖頭,苦笑道:“瞎想罷了。”

楚合道坐在了秦玉的旁邊,隨口問道:“能給我喝一口嗎?”

秦怡將手裡的酒遞給了楚合道。

楚合道拿過酒後猛灌了一口,笑道:“好酒。”

秦玉默不作聲,他遙望著天空,不由得歎了口氣。

“等聖域開啟後,你就能見到顏小姐了。”楚合道打趣道。

秦玉歎氣道:“但願吧,我和她分彆太久了。”

二人雖然是情侶關係,可在一起的時間卻極少。

這讓秦玉心中的思念之情,愈發濃鬱。

“秦先生,

明天你想向天機子問什麼?”這時,楚合道忽然問道。

秦玉沉默了片刻,爾後緩緩道:“太多了,我想知道我的身世,我的父親,我的母親,聖域顏家,聖域開啟的時日,十八座陣台”

有太多的疑惑充斥在秦玉的心頭了。

“你呢?”這時,秦玉反問道。

“我?”楚合道笑了笑,爾後望著天空說道:“我和你不一樣,我遵從的原則,向來是走一步,看一步,至於未來,與現在的我毫無乾係。”

秦玉聞言,不禁略顯詫異。

這楚合道頂多二十五六歲,卻有如此灑脫的心性,不得不讓人吃驚。

“眼下我最想知道一個問題。”楚合道沉聲道。

說到這裡,

楚合道看向了秦玉,

冷聲說道:“根據我最新得到的訊息,有很多人被強行吞噬,其中包括一具聖體。”

“聖體?”秦玉心裡咯噔一聲響。

那不是和常莽以及現在的江古同一個體質麼?

“除了特殊體質之外,還有很多人暴斃,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或多或少,沾染不同的血脈。”楚合道冷聲說道。

“這等手法,是屠仙教的傳承術法。”

秦玉盯著楚合道,等候著他的下文。

“我想知道,做這件事情的人,是不是天血虹,如果是的話,他人又在哪兒。”楚合道語氣中充滿了冰冷之意。

秦玉詫異的看著楚合道,說道:“你對這件事情為何如此的上心?”

楚合道苦笑道:“我對屠仙教有著深刻的瞭解,這個教派無比惡毒,如果有他們的傳承者出現,一定要儘快抹除。”

“否則的話,那位傳承者將無敵於人世,到了那個時候,將是所有人的災難。”

秦玉開玩笑似的說道:“剛纔你還說不考慮將來呢。”

“不一樣。”楚合道苦笑連連,“我翻閱家族史,曾經看到過,我組上很多人都是死在了這等術法之下,冇有一個人逃脫。”

“原來如此。”秦玉恍然大悟,爾後示意楚合道繼續說下去。

楚合道沉聲說道:“這等術法最為恐怖的地方,是可以把對方血脈力量化為己用,一旦大成,冇人是他的對手。”

說完,楚合道開始翻閱曆史:

屠仙教作為當初的天下第一教派,自然橫行天下多年。

第一任教主,曾經斬了十餘位特殊體質,其中就包括混沌體、聖體。

第二任教主,更是斬殺過頂級血脈的傳承者。

第三任,第四任整整八任教主,都堪稱是天下第一人。

而一旦他們大成,都會對修士進行屠戮,率先遭殃的,必定是特殊體質。

“你知道麼,當年一位混沌體,在第三任教主的手下,冇撐過五分鐘。”楚合道沉沉的說道。

“同等境界之下,混沌體卻如此不堪,這樣說你應該知道這等術法有多強大了。”

秦玉聞言,不由得有些吃驚。

秦玉自己便是混沌體,當然知道混沌體有多麼恐怖!

那可是號稱在同階中無人能敵的體質啊!居然連五分鐘都冇撐住?!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在踏入聖域之前,處理乾淨。”楚合道冷聲說道。

“如果我踏入了聖域,我怕我的家人會出意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