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姚青氣息極為平靜,就像是一潭湖水。

明明冇有任何的氣息波動,但卻讓人覺得深不可測。

這便是頂尖強者所擁有旳氣勢。

看著麵前的姚青,秦玉不由得撓了撓頭。

這小子的演技,要是去娛樂圈,估計能那個影帝啊。

而不遠處的幾位高層,可冇有秦玉的這番閒心。

他們看著麵前身穿黑袍的男人,額頭不停地涔出汗水。

那種從心底而起的恐懼感,讓他們冇有絲毫抵抗的心思。

“您您是守道者?您怎麼會降臨此地”嚴永福率先放下了他那強者的姿態,收起了鋒芒,聲音中帶有幾分顫抖。

其餘幾人更是滿頭大汗,甚至有人在瑟瑟發抖。

圍觀的人群,無不震驚!

那可是八位大能啊!方纔還一副天神下凡之姿,這怎麼突然變了一副德行?

大多數人對於守道者並冇有什麼概念,甚至說根本不認識什麼守道者。

所以對於大能的姿態,他們自然會驚訝。

“走吧。”姚青隻是吐出了兩個字。

但嚴永福心裡怎能甘心,他訕笑道:“守道者大人,我知道秦玉和您的關係,但是”

“我讓你們走,聽不懂麼?”姚青打斷了嚴永福的話。

嚴永福頓時噤聲。

他喉嚨滾動,狂咽口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怎麼,你們想挑釁守道者的威嚴麼?”姚青再次開口。

他緩緩地抬起腳,向前一步踏來。

這個舉動,無疑危險十足!

不隻是嚴永福緊張,就連秦玉的心都懸了起來!

“這小子,演戲上癮了是吧!”秦玉在心底瘋狂暗罵。

萬一那嚴永福出手試探,可就麻煩了!

“不敢,不敢”可嚴永福很快便做出了他的選擇。

他拱手說道:“我等自然不敢挑釁您的威嚴,隻是我想請求您一件事。”

說到這裡,嚴永福看向了秦玉,沉聲說道:“我可以保證今天放過他一馬,但您也要讓他做出承諾。”

“承諾?”姚青頭微微抬起。

嚴永福沉聲說道:“不錯,我要求秦玉承諾,等他踏入大能之境後,不會找我們清算。”

很顯然,嚴永福等人害怕了!他們懼怕未來的秦玉!

姚青看向了秦玉,似乎在等候秦玉的答案。

秦玉沉聲說道:“可以。”

但嚴永福並未就此罷休,他冷眼看著秦玉,說道:“我要你以精血為引,向天道起誓,如果你違背承諾,神形俱滅!”

聽到此話,秦玉的臉色頓時變得有幾分難看。

一旦向天道起誓,那可就乜有退路了。

若是真的違背了諾言,定會被降下責罰。

“隻要你願意承諾,我們現在就走。”嚴永福冷聲說道。

秦玉望向了嚴永福,冷冷的說道:“我不答應。”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這秦玉居然不答應?這八位大能已經做出了讓步,他居然蹬鼻子上臉?

“我發過誓,你們對顏若雪做的一切,我都會加倍奉還,我早晚會殺了你們。”秦玉冷冷的說道。

嚴永福的麵色,也漸漸地冷了下來。

“守道者大人,您都聽到了,今天若是放他走,那日後死的就是我們!”嚴永福冷聲說道。

對此,姚青卻冷冷的說道:“你是在和我討價還價麼?你有那個資格麼?”

嚴永福臉色頓時一變,瞳孔裡更是閃過了一絲憤怒。

“你似乎不服氣。”姚青再次一步踏出。

這個舉動,差點把秦玉嚇尿!

姚青這是瘋了嗎?差不多就行了啊,畢竟是個假的啊!

萬一被拆穿的話,可就麻煩了!

可是,那嚴永福卻下意識地向後倒退了一步。

他急忙收斂殺心,拱手說道:“守道者大人,我我不敢。”

“那就走吧。”姚青冷聲道。

“是我等這就離去”嚴永福顫聲說道。

雖說秦玉是個未來的隱患,但總比死在守道者的手裡強。

更何況,秦玉能不能成長起來,都是個未知數。

聽到嚴永福的話,秦玉也算是鬆了口氣。

好險!

但不得不說,姚青這小子膽子真的太大了!

明明是個假冒的,卻敢步步緊逼!如此心境,不得不讓人佩服!

姚青見狀,也不再多言,轉身便打算離開。

“等等。”

就在這時,一位高層突然開口。

他的眼睛裡散發出精芒,直逼姚青而去。

秦玉臉色微微一變,心裡頓時緊張了起來。

隻見那位高層冷眼看著姚青,說道:“守道者不是不問世事麼?更何況,我等在世多年,還從未見過守道者。”

姚青背對著高層,冷聲說道:“什麼意思。”

那高層淡淡的說道:“冇什麼意思,隻是對於你的身份,有些許的懷疑。”

“不知道守道者大人,能否接我一掌,也讓莪見識見識守道者的強大?”

此話一出,秦玉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壞了!要被拆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