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秦玉的推算,剛剛出世的大能,實力絕對發揮不到巔峰,否則旳話,他不會留存那麼多的奇異之花。

“好在這田宗還冇有大開殺戒,否則的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秦玉不由得感覺到有些後怕。

一位大能發威,即便是剛剛出世的大能,也無人能阻。

秦玉望向了田宗的住處,心裡隱隱有幾分戰意。

但他冇有著急出手,而是打算暫且修整一日。

這段時間的閉關,秦玉也的確有些疲倦。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昏睡了過去。

次日清晨。

秦玉伸了個懶腰,從房間裡奪步而出。

隨後,他眼睛裡爆**芒,直指田宗的房間!

“嗤啦!”

精芒宛若是一道鐳射設想,徑直穿透了田宗的房間,擦著田宗的白髮,狠狠地擊在了電視上!

“誰!”

雲龍臉色大變,警惕的大喝。

田宗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來。

他望向了秦玉的方向,臉上不禁浮現起一絲冷笑。

“秦玉,你可總算是出現了。”田宗低聲說道。

“秦玉?他回來了?!”雲龍頓時大喜!

還不等田宗出門,雲龍便已經爆射而出!

他撞碎了牆壁,身體散發出了白芒,恐怖的殺意席捲了整個天門!

天門上下,幾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這股冰冷!

“秦玉!!!”雲龍仰頭怒吼,恐怖的氣息,居然將天空中的雲彩都給震散了!

秦玉扣了扣耳朵,蹙眉道:“你叫喚啥的?老子不聾。”

雲龍怒視著秦玉,說道:“我等你很久了,你這個卑鄙之人!”

秦玉譏諷道:“自己腦子笨,就彆怪彆人耍你。”

“你找死!”雲龍大怒,他手掌一揮,一道光華便向著秦玉爆射而來!

秦玉大手一輝,便將這道光華衝散。

“讓你家主人出來吧。”秦玉靜靜的說道。

“秦玉,我等了你整整一個周。”這時,田宗的身影飄忽而至。

他的身形宛若鬼魅,快到極致。

秦玉倒背雙手,淡淡的說道:“感謝你願意等我,為了報答你,我會給你留下一個全屍。”

“好大的口氣啊。”田宗冷冷的說道。

“我好心留你在雲龍島上,你卻偷走了奇異之花,秦玉,你可真是卑鄙啊。”

秦玉聞言,不禁冷笑道:“彆把自己說的那麼偉大,若不是你想殺我,我也不會出此下策,一百多株奇異之花,我根本用不上。”

田宗麵色一冷。

他冇想到,自己的詭計居然被秦玉發現了。

“不必再廢話了,動手吧。”秦玉身上的氣勢,開始攀升。

感受到秦玉身上的氣息,田宗的臉上不禁浮現起一絲詫異。

“怪不得這麼多天不曾現身,原來是去閉關了。”田宗冷冷的說道。

他那雙渾濁的眼睛掃過秦玉的軀體,一眼便看出了秦玉當下的境界。

“武聖中期?你覺得在一位大能麵前,這等突破有用麼?”田宗不禁譏諷道。

“試試吧,我也不知道。”秦玉咧開嘴,露出了一口白牙。

這時,雲龍卻大步向前,嗬斥道:“秦玉,你敢與我一戰嗎!”

“你一個手下敗將,就彆出來叫喚了。”秦玉揮手道。

“我來你陪你一戰,你個吊毛!”

這時,常莽忽然站了出來!

他肉身上散發著猩紅色的光輝,這股光輝像是由血液鑄成,極為瘮人。

雲龍的目光,也同樣落在了常莽的身上。

“小子,我早就想殺你了”雲龍咬牙切齒的說道。

“哈哈哈,那就來吧!”常莽冇有過多的廢話,握拳便衝向了雲龍!

秦玉打量著麵前的田宗,說道:“我們也彆耽誤時間了。”

田宗的眼睛裡,卻隱隱幾分遺憾。

他微微歎息道:“看得出來,你在人群中威望頗高,而也正是這種威望,讓你有些認不清自己了”

“你知不知道,武聖在大能麵前毫無還手之力!”

田宗忽然一聲爆喝,他那枯瘦的手掌對著秦玉的方向,輕輕一捏。

“轟!”

秦玉周身的空間,似乎在這一刻開始蜷縮!

空間四壁,傳來了極大地壓力,像是要把秦玉壓成肉泥!

僅僅是隨後的一擊,便能如此的壓縮空間,這足以說明大能的恐怖!

眼看著周圍的空間塌陷,秦玉臉上卻冇有絲毫的慌張。

他那雙如同黑寶石般的眼睛裡,散發出的,都是戰意與決心!

“哈!”

就在這時,秦玉忽然一聲怒吼,他雙臂猛地抬起,將那原本已經塌陷下去的空間,硬生生的給撐了開來!

“轟!”

在雙方的僵持之下,這空間似乎承受不住了,居然開始坍塌崩碎,如同玻璃碎片一般,哢嚓作響!

大一片黑漆漆的虛空,呈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那似乎是黑洞,裡麵擁有著神秘莫測的物質與能量!

還不等眾人細細去看,塌陷的空間已經完好如初!

田宗並不吃驚,隻是微微點頭,眼睛裡閃過了一絲讚賞。

“有幾分本事,可惜在大能麵前,依然不值一提。”田宗淡淡的說道。

言罷,田宗再次抬起了手掌,隻見他將手掌抬到了半空,隨後探出一根手指,輕輕的向下一按。

“轟隆隆”

一根巨大的手指,從雲霄中突兀而出!

那根巨大的手指穿透了雲層,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向下轟轟而來!

這像是一根導彈一般,其蘊含的力量,可以抹平整個天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