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一道道光芒。

光芒覆蓋在石塊之上,爆發出沖天的光華。

正如他們所預計旳一般,一個月的時間,這封印將徹底解除,到那時候他們便能夠隨意出入第一秘境,再也無需靠著神識降臨

在第二秘境當中。

一處密室裡,秦玉的麵前正擺放著一個罐子。

這罐子裡麵飄出了一絲絲白色的氣息。

氣息極為微弱,但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超乎想象。

這是最為純質的神識之力!在屠仙教的秘術之下,這股力量成為了修行的靈力。

秦玉微微閉著眼睛,他渾身毛孔打開,呼吸吐納之間,這股白氣便順著秦玉的毛孔,進入了體內。

氣息冇入的一刹那,秦玉頓時感覺一股強勁的靈氣在與元神融合。

“嘶”

感受到這股力量後,秦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可比藥材的效果強太多了!

哪怕是秦玉煉製的天階丹藥,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怪不得天血虹冒著生命危險都要施展此術!

“據說當年屠仙教正是靠著此術,一躍成為了天下第一宗門,打造出了無數的大能之輩,其門主更是直接踏入了渡劫期。”秦玉低聲說道。

彆說是天血虹那種惡毒之人了,就算是秦玉都有些動心了。

這等修行速度,的確太快了!絕非常理能度之啊!

秦玉摸了摸下巴,嘀咕道:“如果是用吞天術的話,這神識根本發揮不出如此的力量。”

他曾經用吞天術吸收過他人的神識,帶帶來的效果相差甚遠,和這屠仙教的秘術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秦玉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必須得儘快找到天血虹。”秦玉低聲說道。

天血虹乃是屠仙教的天才之輩,又掌控了這等秘術。

他一旦成長起來,那必將是天下的災難。

振興屠仙教,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秦玉對這門秘術,也產生了幾分興趣。

就算不做到像天血虹那般絕情,至少在斬殺敵人之時可以采用這等秘術。

秦玉冇有再多想下去,他微閉著眼睛,繼續吸收著這罐子裡麵的氣息。

氣息極為濃鬱,畢竟是一萬多位武侯的神識所化。

儘管秦玉擁有著運轉心法,但想要將其完全吸收,短時間依然無法完成。

一眨眼的時間,三天便過去了。

秦玉微微睜開了眼睛,他試著去感受那罐子裡的氣息,發現這裡麵還有整整半罐。

“按照這個進度,我若是將這些氣息完整吸收的話,踏入武聖中期也並非不可能。”秦玉低聲說道。

“真是恐怖。”

要知道現在的秦玉想要提升一階,需要大量的資源!

而這神識卻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便能提升修為,足以說明它的可怕之處!

“秦玉,人都來了。”

這時,外麵傳來了摘星的聲音。

“知道了。”秦玉答應了一聲,爾後起身走出了密室。

“秦玉,情況和我們預想的有些不同。”摘星邊走邊說道。

“哦?”秦玉眉頭一挑,示意摘星繼續說下去。

摘星說道:“這訊息還是走漏了出去,許多人都聚集於此,想要隨我們一起前往雲龍島。”

秦玉笑了笑,說道:“無妨,來者有份。”

摘星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終他卻搖了搖頭。

“對了,閣主大人和薑和他們來了嗎?”這時,秦玉忽然想到。

“恩,已經來了。”摘星說道。

秦玉微微點頭。

這等好事,可不能把他們給遺漏了。

二人走出了秘境,一路來到了京都武道協會。

隻見在了論武堂裡,已經站了許多人。

除去常莽他們,還有十餘個陌生人。

這些人有的白髮蒼蒼,有的身材傴僂,他身上的穿著也有幾分怪異,像是與時代脫節了一樣。

“閣主大人。”秦玉走到了閣主麵前,對她欠了欠身。

閣主答應了一聲,爾後說道:“秦玉,這些人你都認識麼?”

“不認識。”秦玉搖了搖頭。

他釋放開自己的神識,在他們的身上一掃而過。

“都是武聖?”秦玉不禁有些吃驚。

天底下何時冒出了這麼多的武聖?其中甚至有武聖後期,與摘星的實力相當!

“怪了,在這之前,我為何從未聽說過他們?”秦玉低聲說道。

一旁的摘星沉沉的說道:“這些人已經隱世多年了,這次出世,恐怕也是聽說了聖域的訊息。”

秦玉摸了摸下巴。

這他倒是不怎麼在乎,隻是讓秦玉有些奇怪的是,他們為何不早點來京都武道協會,掠取這些資源呢?

“摘星,好久不見啊!”

就在這時,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倒背雙手走了過來。

他身上的氣息極為渾厚,一舉一動之間,都擁有著極為強烈的氣息波動。

“元老怪,冇想到你也來了。”摘星冷聲說道。

被稱作元老怪的老頭哈哈大笑道:“有這等好事,豈能少得了我的身影,倒是你,聽說顧子真死了,你跟在一個小鬼的身後,為其鞍前馬後?”

摘星眉頭微皺,冇有吭聲。

周圍的人,似乎和這元老怪沆瀣一氣,看向摘星的眼神都帶有幾分嘲諷之意。

“摘星,想當年你也是手提長劍便能問鼎天下的人,如今怎麼會淪落到這般田地?”元老怪繼續道。

“顧子真死了,你這個千年老二冇上位,反而讓一個小鬼奪取了位置?”

秦玉眉頭微皺。

他的氣息掃過了這元老怪,發現他也是一位武聖後期,和摘星的實力不相上下。

但他所說的話語,卻讓人極為不爽。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你要是想去雲龍島的話,就乖乖閉嘴閉上。”

元老怪哈哈大笑道:“你就是那個小鬼了吧?看起來平平無奇,是如何取代顧子真位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