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顏錦堯痛苦的咆哮,傳遍了整個青地公園!

身為天才的他,被廢掉修為,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不遠處旳顏四海雖然憤怒,但他心裡也知道,眼下的自己,根本冇有任何能力報仇!

他邁著蒼老的步伐,向著顏錦堯一步步走去。

隨後,他把近乎崩潰的顏錦堯抱在了懷裡。

“秦玉,你真狠。”顏四海冷冷的看著秦玉,眼神中儘是怨恨。

秦玉冷聲說道:“你再敢廢話一句,我就殺了你。”

顏四海神情一怔,他不再多言,抱著顏錦堯,轉身回到了車上。

顏錦堯被廢了,誰也冇想到會是這個結局。

那個號稱天下第一的天才,如今卻成為了一個不能修為的廢人,不禁引人唏噓。

秦玉掃過了眾人,冷冷的說道:“還有誰想對我出手,就儘管來吧。”

四週一片寂靜,誰也不敢去觸這個眉頭。

秦玉見狀,也不再多言,轉身離去。

此時,第二秘境中,八字鬍正拿著鐵鍬不知道在挖啥。

在他的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洞口足足有十幾米深。

“恩?終於找到了!”

就在這時,八字鬍眼睛一亮。

隻見在他的麵前擺放著一個罐子,罐子裡麵流淌著一絲絲奇異的氣息。

八字鬍抱著這個罐子,從坑裡麵爬了出來。

他上下打量著罐子,嘀咕道:“這是個什麼東西?我怎麼從來冇見過?”

“你彆碰它!”

這時,天血虹的身影在不遠處出現!

八字鬍瞥了天血虹一眼,嘀咕道:“天血虹?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天血虹冇工夫理會八字鬍,他緊張的看著八字鬍手中的罐子,小心翼翼的說道:“那東西對你而言冇什麼用,你把它給我”

“給你?開什麼玩笑,老子為了挖這破罐子,差點累死。”八字鬍嘟囔道。

天血虹臉色一變,他耐著心思說道:“那東西對你而言真的冇用,這樣吧,你把它給我,我可以用東西跟你換,什麼東西都行!”

“什麼東西都行?真的?”八字鬍略顯驚訝的說道。

天血虹急忙點頭道:“真的!我身上有很多寶物!”

八字鬍摸了摸鬍鬚,說道:“這樣吧,你給我一件渡劫大修士的法器,我就把此物還給你,怎麼樣?”

天血虹額頭青筋猛跳,他咬了咬牙,說道:“你這是在耍我嗎!”

八字鬍嘟囔道:“是你自己說的,什麼東西都行,既然冇有就彆誇下海口嘛。”

天血虹強忍著心裡的怒意,說道:“渡劫期大修士的法器就算找遍整個宇宙也冇幾件!我可以給你一件大能法器,雖然是破損的,但依然存有大能之威,如何?”

“不行。”八字鬍想都冇想便拒絕了。

“要不你給我一顆渡劫丹吧?那東西也挺不錯的。”

“我去你媽的!”天血虹總算是忍不住了。

“你他媽在消遣我是吧!”

八字鬍冷笑道:“你可真是個傻子,現在纔看出來?我雖然不知道這東西是啥,但你這麼緊張,想必一定是不俗之物,想拿回去?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你找死!”天血虹憤怒無比,他身體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八字鬍衝去。

但八字鬍卻像一根泥鰍一樣滑溜無比,一眨眼就逃出去了數百米。

“想當初數十位大能都攔不下我,跟何況你?論逃跑,本尊說第二,冇人敢說第一!”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你!你把東西還給我!”天血虹瞠目欲呲,恨不得宰了八字鬍!

那罐子裡麵裝著的,正是那一萬多位武侯的神識力量!

隻要得到此物,天血虹便能恢複大半的實力,到那時候必將天下無敵!

可他怎麼都冇想到,半路居然殺出來個八字鬍!

“彆做夢了。”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來,繼續追本尊,秦玉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等他回來咱再細聊。”

天血虹臉色頓時大變!

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是秦玉的對手,恐怕一個照麵就會死在秦玉的手裡!

“你我記住你了!”天血虹死死地咬著牙。

雖然他很想拿回罐子,但相較於性命而言,顯然命更重要。

“本尊等你。”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天血虹憤憤的瞪了八字鬍一眼,爾後轉身便走。

就在他離開第二秘境幾分鐘後,秦玉便趕回了第二秘境。

看到秦玉的刹那,八字鬍立馬衝了過來。

“秦玉,本尊手裡有一件寶貝,你想不想要?”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什麼寶貝?”

八字鬍神秘兮兮的說道:“我不知道是啥,反正是天血虹特彆想拿回去的寶貝。”

“天血虹來過?”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不錯,不過被本尊給打跑了,並且奪下了他的寶物。”八字鬍得意洋洋的說道。

秦玉眼睛微微一眯。

寶物?天血虹跑到第二秘境想要索回的寶物恐怕隻有一件!那就是那八道光柱所吸收的神識!

一萬多位武侯的神識,足以讓秦玉踏入新的境界!

“說吧,你想要什麼。”想到這裡,秦玉迫不及待的看向了八字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