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星的猜測,不無道理。

如他所說,那封印鬆動後,自然會有大道之氣順著通道,流入當世。

“這麼說來,我們是有機會踏入大能之境的?”秦玉疑惑道。

“不。”摘星搖頭。

“雖說封印已經鬆動,但還不足以支撐我們踏入大能之境。”摘星說道。

說到這裡,摘星掃向了仙鶴等人,繼續道:“如今高層放話,會想辦法打開這條通道,那恐怕隻有兩個原因。”

“要麼,是這封印旳崩潰,已經無法阻止,要麼是你的出現,讓他們感覺到了危險,因此他們寧可冒著破開封印的風險,也要踏入第二秘境,除掉你。”

秦玉不禁有些驚訝的看著摘星。

不得不說,摘星的分析極有道理,看來他並非一介武夫。

“多半是封印已經無法阻止了。”秦玉沉聲說道。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如此一來,便陷入了兩難境地。

若是封印徹底崩潰,那麼高層已經會殺過來除掉秦玉;

若是不崩潰的話,那將永遠冇有踏入大能的機會。

“不對啊。”這時,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

“之前有大能之境踏入過當世啊,那他們又是通過什麼樣的方法?”秦玉蹙眉道。

摘星看了秦玉一眼,說道:“根據京都武道協會史書的記載,他們或許是通過橫渡虛空。”

“橫渡虛空?”秦玉大驚。

也就是說,之前那位來自於顏家的大能,是跨越虛空來到此處的?

“那高層為什麼不能通過這種辦法呢?”秦玉疑惑道。

“因為他們做不到。”仙鶴搖頭道。

“佈置一處陣台,需要的花費超乎想象,那些所謂的高層,恐怕冇有這個本事,所以才隻能龜縮在第一秘境當中。”

對此,摘星冇有發表言論,但顯然讚同仙鶴的話。

秦玉不禁有些震驚。

果然,修道的世界極為複雜,遠遠超出了想象。

麵前這片世界,似乎並冇有想象的那麼寬闊。

“帶我們去那封印的附近。”仙鶴起身說道。

摘星瞥了仙鶴一眼,搖頭道:“我並不知道在哪兒。”

“你不知道?”仙鶴眉宇間,閃過了一絲不悅。

“我的確不知道,高層每次的現身都極為突兀,誰也不知道他從何處而來。”摘星說道。

仙鶴冷冷的說道:“那我們豈不是白來了麼?”

秦玉苦笑道:“你也彆太著急,就算現在找到了又如何?憑我們的能力,能打開那封印麼?”

“更何況,就算真的打開了,你我敢貿然前去第一秘境麼?”

仙鶴默不作聲,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這的確是事實。

“那這裡有什麼有什麼寶藏?能夠提升修為的。”秦玉看向了摘星,繼續問道。

摘星沉聲說道:“有,是高層贈予的修行法器。”

“在哪兒?”秦玉連忙問道。

摘星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隨即又搖頭道:“你們跟我來吧。”

於是,秦玉和仙鶴跟隨在摘星的身後,向著宮殿的深處走去。

在那宮殿的儘頭,有一處倒掛而下的瀑布。

這裡水流頗為湍急,水汽氤氳。

摘星身子一閃,穿過了這層瀑布,不知道奔向何處。

秦玉和仙鶴對視了一眼,也緊隨其後,踏入其中。

穿過這瀑布之後,隻見裡麵是一間極小的密室,密室的牆上,掛著一幅圖畫。

這幅圖畫和妖城中的那一幅有幾分相似,同樣有氣息流轉,詭異無比。

不同的是,這幅圖上畫著八位身影,儘管身影背對著眾人,但秦玉還是能看出他們的身份。

“這是那八位高層的畫像。”秦玉說道。

摘星恩了一聲,說道:“在這畫像中,你可以與八位高層交手,並且可以自主選擇他們的實力。”

“比如可以選擇同等境界交手,也可以選擇他們的真正境界。”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神識幻覺,並非真正的交手。”

秦玉聞言,頓時大喜!

“也就是說,通過這幅圖畫,我能知道那八位高層的真正實力?”秦玉有幾分興奮地說道。

摘星恩了一聲,說道:“理論上是這樣。”

“太好了!”秦玉摸了摸下巴。

“這樣一來,我也能清晰的知道和他們之間的差距。”

不僅如此,在這幅圖畫中不會受傷,即便是死了,也隻是幻覺罷了。

“這幅圖畫也並非是零風險。”這時,一旁的仙鶴忽然說道。

“如果死在了裡麵,很有可能造成本體假死,就像植物人一樣。”仙鶴有意無意的看了摘星一眼。

摘星微微點頭道:“不錯。”

“所以你還是小心為妙吧。”仙鶴說道。

秦玉連連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說完,他便微微閉上了眼睛,打算探出一縷神識,與這八位高層交手。

“這麼著急麼?”仙鶴蹙眉道。

秦玉舔了舔嘴唇,說道:“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知道這八位高層的真正實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