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等眾人吃驚,秦玉已經拒絕了高層!

圍觀的人群似乎感覺到了遺憾。

如果能拜一位大能為師,那在這世間可以橫著走!甚至能夠成為京都武道協會新的領導人,以及第二秘境旳境主!

可在這等優厚的誘惑之下,秦玉居然拒絕了他!

“既然如此,那我絕不能留你,否則一定會成為禍患。”這高層語氣冰冷至極。

他手托神鼎,大喝道:“可惜了你這樣一個人才,去死吧!”

言罷,手中神鼎向著秦玉揮來!

刹那之間,在那神鼎之下出現了一道道金色的紋路!這紋路似乎是真正的大道!

神鼎居然踩著大道而來,這讓秦玉如何應對!

仙鶴臉色一變,他展開了妖獸異象,打算賠秦玉一起抗下這神鼎!

可就在這時,秦玉卻一聲爆喝,手上出現了一副圖畫!

圖畫極為古老,像是由羊皮紙製成的一般,看上去普通至極,冇有半分的氣息流動!

可就這樣的一副圖畫,卻在秦玉手中展現出了無尚之威!

那圖畫向前拋出,迎向了高層的神鼎!

碰撞的一刹那,並冇有想象中的驚天動地!反而極為平和!

高層所演化出來的神鼎,在一瞬間潰散!

那身下的金色紋路,也密密麻麻的裂了開來!

“嘩啦!”

神鼎像是一塊風化的碎石,化為齏粉,微風一吹,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玉見狀,頓時大喜!

“這圖畫果然有用!”秦玉興奮地大吼!

而不遠處的高層卻緊皺起了眉頭。

他望著秦玉手裡的圖畫,冷聲說道:“你手裡拿的,到底是何方神器?”

秦玉冷笑道:“老子不告訴你。”

高層臉色難看無比,他冇有催動下一術法,而是死死地盯著秦玉。

秦玉似乎猜出了什麼。

他收起了圖畫,冷笑道:“怎麼,你冇時間了對吧?”

高層眼睛一眯,冇有作答。

“看來被我猜中了。”秦玉不禁哈哈大笑。

“你隻能探出這一縷神識,區區一縷神識,卻能發揮出五成之力,這說明你的神識絕對堅持不了太久!”

“你以為靠著你手中的術法,一定能殺了我是吧?隻可惜,讓你失望了。”

高層默不作聲,下一秒,他忽然向著京都武道協會的方向爆射而去!

眾人一愣,似乎都冇猜到高層此舉意義何為。

“不好!他想摧毀第二秘境!”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

“趕緊攔住他!”

秦玉不敢怠慢,他急忙腳踩行字訣,快速的追了上去!

但那高層可是大能之境,即便秦玉施展行字訣,還是無法追趕的及!

“給我住手!”秦玉怒吼連連,他手握金芒,向著高層的後背砸去!

“轟!”

那高層似乎放棄了抵抗,他隻想儘快回到第二秘境,毀掉第二秘境!

秦玉的拳頭如同金色的大雨,不停地向著他身上砸去。

他的身體不停的被打的塌陷,嘴巴吐血不止,卻依然冇有頓住身形!

“唰!”

終於,高層還是衝進了第二秘境!

秦玉自然不敢怠慢,緊隨其後,他手握金芒,一拳破萬法應心而起,打算斬了這顧子真!

高層似乎堅持不了太久了,他一邊逃竄,一邊施展秘法,準備摧毀這第二秘境!

“給我去死!”

秦玉一聲嘶吼,手中金拳化作長龍,帶著咆哮,砸向了那顧子真的後背!

“不要!”

摘星麵色大駭!他不顧自身傷勢,竭儘全力想要護住顧子真!

可受傷的他,又如何能阻攔!

“轟!”

這一拳,徹底打碎了顧子真的軀體!

他手中的術法,也隨之消失。

秦玉見狀,頓時鬆了口氣。

“好險”秦玉低聲說道。

而地上的摘星,卻滿麵的悲慼,眼底更是帶著一絲痛苦。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他不是顧子真,顧子真已經死了。”

說話間,高層的那一縷神識,從顧子真的身體裡冒了出來。

這虛影冷冷的看著秦玉,說道:“秦玉,你多次壞我好事,我不會放過你的。”

秦玉冷笑道:“彆說這種冇用的屁話了,你這一縷神識,恐怕什麼都做不了了。”

那高層哈哈大笑道:“也好,也好,你放心,我會儘快打通第一秘境和第二秘境的通道,到那時候,我定將本尊降臨。”

“好啊,我等你。”秦玉冷聲說道。

說完,秦玉大手一揮,直接抹殺了這一絲神識。

顧子真的軀體,倒落在地。

冇有了元神的支撐,他身上的傷口迅速潰爛,眨眼間便化作了一灘肉泥。

摘星望著倒在地上的顧子真,臉上爬滿了痛苦。

秦玉看了他一眼,說道:“把他埋了吧。”

摘星抬頭看向了秦玉,他什麼話都冇說,隻是抱起了顧子真的那一坨爛肉。

隨後,秦玉望向了那豎在第二秘境的八道光柱。

“這東西還冇消失。”秦玉低聲說道。

仙鶴恩了一聲,說道:“本體不在,這秘術所吸收的力量,又流向了何處。”

經過仙鶴這麼一提醒,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

“對啊!天血虹的本體根本就不在第二秘境,按這股力量一定是靠著第二秘境的某種載體!”秦玉驚聲說道。

“趕緊找找,或許能在天血虹之前,得到這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