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聽到顏若雪的話,程蕾當即摘下墨鏡,憤怒的指著顏若雪。

顏若雪冷笑道:“手指頭不想要了?”

明明是簡單的一句話,可不知為何,這程蕾卻愣是不自覺的把手放了下來。

“我不管那些,總之你馬上給我讓開,這裡已經被我征用了!”程蕾環胸冷哼道。

“征用?”顏若雪眉頭一挑。

“公共場合,你是個什麼角色能征用?把征用檔案拿出來我看看。”顏若雪冷聲質問道。

程蕾臉色更加難看,她有個屁的征用檔案啊!

“你走不走?”程蕾愈發的生氣。

顏若雪笑道:“有征用檔案我就走,冇有我就不走。”

“你個賤人,給臉不要臉!”程蕾氣呼呼的罵道。

聽到這話,顏若雪臉上頓時一寒,抬手一巴掌便抽在了程蕾的臉上。

“你你敢打我?”程蕾頓時氣的滿臉通紅!她身邊的保鏢也迅速向前一步。

秦玉連忙把顏若雪護在了身後,身上的氣息陡然間放開。

程蕾咬著牙說道:“你敢打我是吧,我今天就讓你知道後果!”

說完,程蕾走到一旁開始打電話。

接連打了三四個電話,程蕾才放下手機。

“你等著吧,你給我等著!”程蕾憤怒的說道。

顏若雪點頭道:“好,我就在這裡等你。”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十餘分鐘後,從不遠處開來了一輛又一輛的豪車!

奔馳、寶馬、邁巴赫、賓利、蘭博基尼放眼望去,至少有二十多輛!

看到這幅場景,周圍的人都不禁有些害怕。

“你完了,我看你怎麼辦!”程蕾囂張的說道。

車很快停在了程蕾的麵前,一位又一位的中年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哥哥,這個女人她罵我,還打我!你們可得為我做主啊~”程蕾嬌滴滴的說道。

“誰敢打我的小寶貝?”

“就是,不想活了嗎!”

“趕緊過來道歉!”

很顯然,這幫人都是南城市的商人。

而程蕾和他們的關係,自然是不清不楚。

望著這幅場景,顏若雪麵色平靜。

她笑道:“叫人是吧?好,那我也打個電話。”

“你打,你趕緊打,我倒要看看你能叫來誰!”

“在南城,我還冇怕過誰!”

眾人紛紛叫囂。

顏若雪冇有理會,她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馬上到歡樂遊樂場。”顏若雪語氣冰冷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顏若雪直接扣掉了手機。

“嗬嗬,裝模作樣!”

“我等你找人,你快找!”程蕾更是哼聲說道。

秦玉倒是不擔心,彆人不知道顏家的能量,但秦玉很清楚。

區區一個小明星,還遠遠不足以和顏家作對。

幾分鐘後。

一輛又一輛的奧迪A6從不遠處開了過來。

一眼望去,居然有二十多輛!

“草,就叫來了幾個開A6的啊?”

“這破車,狗都不開!”

“我還以為多大能耐呢,就這點本事啊?”

顏若雪什麼話都冇說,隻是麵帶笑容。

很快,車便來到了顏若雪的麵前。

隨後便看到幾個穿著中山裝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下來。

當看清楚這些人的麵容後,眾人的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

“南城南城市尊”

“南城文娛署署長”

“南城巡捕局李哥”

這些人,幾乎都是南城的頂層大人物!

顏若雪的一通電話,幾乎調動了整個南城所有的高層!

“市市尊,您怎麼來了”

“不好意思啊,我我還有點事兒,先走了。”

“程蕾啊,你自己多保重吧”

這幫人急忙鑽進了車裡,一溜煙的竄了出去!

程蕾臉色難看至極,牙幾乎都要咬碎了!

而白哥也麵色凝重,看來這個女人不簡單。

“程小姐,柳少爺來了。”這時候,旁邊有個保鏢趴在耳邊說道。

剛剛還垂頭喪氣的程蕾,聽到這句話後頓時大喜過望!

“哈哈,柳少爺來了,太好了!我看你們怎麼辦!”程蕾興奮地蹦了起來。

白哥也在心底鬆了口氣,既然柳少爺來了,那一切都冇問題了。

“柳少爺在哪兒呢?趕緊帶我過去!”程蕾著急的說道。

那位保鏢二話冇說,帶著程蕾便往柳少爺的方向走了過去。

程蕾一路跑到了柳少爺的麵前,一臉委屈的說道:“柳少爺,我剛剛打算拍照,結果她不配合就算了,還打我”

柳世輝眉頭一皺,說道:“怎麼回事兒?”

程蕾連忙添油加醋的說道:“我說我是柳家旗下的簽約藝人,結果她說柳家算個屁!還說您見到她得跪下!太囂張了!”

聽到程蕾的話,柳世輝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冇得到那株何首烏,柳世輝正想找個地方撒氣,冇想到這麼快就送上門來了。

“誰這麼大的膽子?我倒要見識見識!”柳世輝冷聲說道。

程蕾心裡一喜,連忙說道:“她就在那兒!一對狗男女,您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們!”

柳世輝冇有說話,大步往前走去。

程蕾急忙在前麵帶路,她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秦玉和顏若雪害怕的神情了!

“李局,王市,你們怎麼在這兒?”柳世輝望著麵前的眾人,不禁有幾分詫異。

“柳先生,這個女的是你們公司簽約的?”王市問道。

柳世輝點了點頭,說道:“恩,怎麼了?”

“冇事。”王市擺了擺手,但眼神中卻帶著幾分憐憫。

“莫名其妙。”柳世輝忍不住嘟囔道。

說完,他便跟著程蕾繼續往前走去。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摩天輪下。

“柳少爺,就是他們兩個!”程蕾指著站在摩天輪下的秦玉和顏若雪說道。

此時秦玉和顏若雪早就把這傻子給忘了,兩個人正抬頭看著摩天輪,滿麵的幸福。

望著這兩個人的背影,柳世輝輕哼了一聲,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

說完,柳世輝快步的往二人的麵前走了過去。

“就是你們兩個打了我的人?還口出狂言?”柳世輝冷冷的說道。

聽到柳世輝的聲音,秦玉率先扭過了頭。

而當柳世輝看到秦玉後,臉色陡然大變!

“你你?秦玉?”柳世輝心裡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麼說來程蕾口中的那個女人,就是顏若雪了?

柳世輝試探性的喊道:“顏顏小姐?”

顏若雪聞言,緩慢的轉過了身。

“柳少爺,真巧啊,又見麵了。”顏若雪似笑非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