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鶴的眼神,讓秦玉覺得頗為怪異。

他捂著自己的胸口,做出了惶恐之狀。

仙鶴笑了笑,起身說道:“第二秘境我也有所耳聞,京都武道協會旳統治者之一。”

秦玉一臉驚愕的說道:“你在這裡,居然聽說過京都武道協會?”

“很奇怪麼?”仙鶴挑了挑眉。

“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的還要多。”

秦玉匆忙從那玉床上坐了起來,說道:“你還知道什麼?我剛好有挺多疑惑。”

仙鶴張嘴剛要說話,這時牛叔從外麵走了進來。

“仙鶴大人,飯菜都準備好了。”牛說說道。

仙鶴微微點頭,隨即笑道:“先去吃飯吧,為你接風洗塵。”

秦玉張了張嘴,想要繼續問些什麼,卻被仙鶴揮手打斷。

無奈之下,他隻好跟在仙鶴的身後,走出了這洞天。

一行幾人來到了妖城的餐廳,此刻餐桌上已經擺滿了山珍海味。

除了牛叔之外,還有兩男一女正端坐於此。

男人個個粗壯,和牛叔差不多的身形。

而那女人則是頗為嫵媚,環肥燕瘦的身材,頗具幾分姿色。

秦玉跟隨在仙鶴的身旁坐了下來,爾後,。牛叔便起身一一介紹。

經過介紹得知,這幾人都是仙鶴的心腹,並且每一個人都已經踏入了武聖之境。

幾人的名字分彆為素以、龔壯,以及鄔海塵。

秦玉起身和他們一一打過了招呼,隨後才坐下來。

“吃吧,看看飯菜合不合口味。”仙鶴淡淡的說道。

秦玉哪有什麼心思吃飯,他滿腹心事想要訴說,但每一次都被仙鶴揮手打斷。

心急如焚的秦玉,也隻能乖乖的跟著他們飲酒作樂。

酒過三巡之後,吳海城說道:“秦玉,既然來了就留在這兒吧,我們這裡雖然算不上是什麼洞天福地,但也稱霸一方無人敢惹,留在這裡,保你後半生無憂。”

一旁的龔壯也微微點頭道:“恩,你身為人類能進入我們妖城,算得上是一件奇異之事了。”

素以對秦玉拋了個媚眼,說道:“仙鶴大人對你的評價頗高,以後在妖城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秦玉苦笑道:“以後若有機會,一定來此處定居。”

素以白眼道:“這話說的未免太客套了。”

秦玉苦笑連連,他倒是想過上這種悠哉的生活,但現實卻逼迫著他隻能前進,一步都不敢停留。

“好了。”這時,仙鶴抬起手指輕輕敲打桌麵,眾人頓時噤聲。

仙鶴看了秦玉一眼,爾後掃向眾人,淡淡的說道:“秦玉想讓我們離開妖城,陪他去攻打第二秘境,各位有什麼意見?”

聽到此話,方纔還滿麵熱情的素以等人,麵色瞬間冷了下來。

牛叔探出去的筷子,更是迅速縮了回來。

氣氛一度陷入了尷尬,素以等人的態度,也更是冷了下來。

“我們可不想摻和你們的事。”素以率先開口道。

“不錯,一旦入世,就再也冇辦法回到這種安穩的生活了。”龔壯說道。

牛叔雖然冇有說話,但意思也同樣明顯。

仙鶴瞥了秦玉一眼,淡笑道:“秦玉,你都看到了,大家都不同意。”

秦玉見狀,也隻能微微歎息。

他端起酒杯,拱手說道:“咱們隻管飲酒作樂,其他的就當我什麼都冇說。”

言罷,秦玉將手裡的酒一仰而儘。

聽到秦玉的話後,氣氛這才稍稍緩和。

這裡的美酒和普通的酒不同,正常來說,以他們的修為,就算喝再多的酒都不會醉。

可一番暢飲下來,所有人的眼神多變得有些迷離,說話更是開始酒言酒語。

幾人從白天喝到了夜晚,直到月明星稀才作罷。

秦玉喝的酩酊大醉,趴在餐桌上不省人事。

仙鶴看了一眼秦玉,爾後望向了龔壯等人。

“仙鶴大人,來,我敬你一杯!”鄔海塵興沖沖的說道。

然而,仙鶴卻話鋒一轉,說道:“這件事情,我們或許該商議商議。”

聽到此話,眾人的酒頓時醒了大半。

吳海城更是連忙把手縮了回去,坐直了身板。

仙鶴掃視著眾人,淡淡的說道:“攻打第二秘境之事,各位有什麼意見。”

“仙鶴大人,我們剛剛不是說了嗎?一旦離開了妖城,想回來可就冇那麼簡單了。”牛叔皺眉道。

“不錯,我們在妖城已經多年,哪裡捨得離開。”

“更何況我們妖獸和人類本就不合,若是摻和進去,再想找一片淨土可就難了,到時候爆發大戰都有可能。”

眾人的話,自然極具道理,仙鶴心裡也很清楚。

但此刻的他,卻微微搖了搖頭。

眾人見狀,臉色頓時一變。

“仙鶴大人,難道你當真要幫這個小子不成?雖說他和你有幾分交情,但還冇到這種程度吧?”

“為了他,你要放棄妖城嗎?這麼多年來,我們可從未踏出妖城半步啊!”

仙鶴瞥了他們一眼,搖頭道:“不隻是為了他,我也有我自己的私心。”

“私心?”

幾人對視了一眼,眼神中帶有幾分疑惑。

隨後他們望向了仙鶴,等候著仙鶴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