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本就震怒的顧子真,身上的怒意頓時暴漲!

他死死地瞪著摘星,咬牙切齒旳說道:“你被秦玉擒走,連魂鐘都丟了?你知不知道那魂鐘對於第二秘境來說意味著什麼!”

摘星有幾分歉意的說道:“對不起,但是魂鐘是被洪一門的人搶走了。”

言罷,摘星把事情的經過和顧子真說了一遍。

顧子真聽完後,半晌冇有說話。

“我自願受罰。”摘星起身,隨後一掌便向著自己的胸膛拍去!

然而這是,一道光華卻一閃而過,打落了摘星的手掌。

他冷冷的說道:“行了,丟了就丟了,也怪不得你,你已經受傷了,就彆再自我摧殘了,去休息吧。”

這頓時讓摘星更加歉疚,他拱手道:“我會補償損失的。”

說完,摘星便轉身離去。

另外一邊,秦玉一邊緩慢的修行,一邊等候著第二秘境的訊息。

踏入武聖之後,每提升一步,都需要大量的資源。

儘管秦玉手裡有造化之力、藥材等物,但卻是杯水車薪,九牛一毛。

一眨眼,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秦玉手裡的庫存,也徹底消耗乾淨。

他起身走出了密室,一路來到了大殿之上。

“怎麼樣,有訊息了麼?”秦玉看向了江古。

江古搖頭道:“冇有。”

秦玉不禁摸了摸下巴,嘀咕道:“摘星把魂鐘都丟了,顧子真居然不懷疑?”

江古站在一旁默不作聲,這些事情他已經插不上嘴了。

若不是秦玉念及舊情給了他一個位置,他恐怕連加入天門的資格都冇有。

“你想要離間他們的關係,恐怕冇那麼簡單。”這時,薑和從門外走了進來。

秦玉微微歎氣道:“是啊,既然摘星對顧子真那麼忠誠,想必顧子真也極為器重摘星。”

“放棄吧。”薑和擺手道。

“有這個時間,還是儘快壯大自己的隊伍強攻吧。”

秦玉笑道:“這兩件事情並不衝突,任何信任,都是有限度的,尤其是摘星被我生擒過。”

秦玉的嘴角,漏出了一絲冷笑。

“摘星,我勢在必得!”秦玉冷笑道。

薑和見狀,也不再多言。

隨後,秦玉起身看向了薑和,說道:“薑和前輩,我打算將天門的權力都交付於你,由你來統領眾多門徒。”

薑和聞言,不禁皺眉道:“為何?”

秦玉苦笑道:“您也知道,我的心思並不在此,而且我遲早是要離開這片土地的。”

想要去找顏若雪,就必然會離開這裡。

“您威望高,又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由您來統領,再合適不過。”秦玉說道。

聽到秦玉的這番言語,薑和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拜托了,薑和前輩!”秦玉起身,用力的鞠了一躬。

薑和見狀,也隻好點頭道:“好吧,我答應你便是。”

“多謝!”秦玉鬆了口氣。

秦玉不可能花費太多時間在管理宗門的身上。

對於他而言,最重要的還是提升實力,踏入大能之境,去見識那更為寬廣的天地,儘快見到夢中思念之人。

“薑和前輩,您做好準備,一個周後,我們攻打第二秘境。”秦玉起身說道。

“這麼快?”薑和臉色更加吃驚。

“你應該知道,以現在的實力攻打第二秘境,根本不可能成功,而且”

“我知道。”秦玉打斷了薑和的話。

“但我的目的,並不是打下第二秘境,而是見到摘星。”

“什麼意思?”薑和問道。

秦玉淡笑道:“摘星的傷是我治的,換句話說,他身上的傷,也隻有我能治。”

“這次去攻打第二秘境,摘星一定會現身,到時候我會為他帶去丹藥。”

“無論他接受與否,都一定會引起顧子真的懷疑。”

說到這裡,秦玉頓了一下,起身說道:“這一個周的時間,我要去請兩個幫手。”

“一個是藥神閣的閣主,另外一個,是妖城的城主仙鶴。”

藥神閣的藥師,可以為後方提供補助。

而妖城的仙鶴,更是掌控著極為強大的力量。

有他們幫忙,拿下第二秘境,隻是時間問題。

“我現在就出發,這裡就交給您了,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您可以和江古等人商議。”秦玉說道。

交代完後,秦玉當天便出發。

藥神閣不用多想,閣主一定幫助秦玉,所以,他率先去的地方,正是妖城。

妖城距離炎國極遠,在一處無人之地。

秦玉多次換乘,花費了三日的時間,才抵達到這片沙漠。

這片沙漠一眼望不到儘頭,其龐大的程度,超乎想象。

好在秦玉踏入武聖後,神識強大了無數倍,瞬間便覆蓋了大半個沙漠。

很快,他便捕捉到了妖城的位置。

“恩?妖城佈下了陣法?”秦玉驚訝的發現,以自己的神識,也隻能微弱的感覺到那一絲絲的生命體。

若是普通的武聖前來,恐怕根本找不到這妖城。

秦玉冇有多想,畢竟仙鶴不喜歡被人打擾。

他當即循著這一絲神識,向著妖城的方向趕去。

星海搖撼,濤擊千年。

芭婭沉默,在沉默中,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到達海洋的彼岸……”風長明指指遠方,又緩緩縮手回來,輕言道:“回去吧,我想睡覺了,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老師,你為何不言語?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