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摘星,秦玉的心裡極為複雜。

他不是顧星河那種單純的壞人,他旳心裡還存有一絲良知。

“呼”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躺在了椅子上。

走一步看一步吧,他主動找上門來,也隻能應戰了。

當天下午。

薑和與徐懷穀便趕到了天門。

對於摘星要來的訊息,他們自然也有所耳聞。

這次來天門,目的也很明確,就是來協助秦玉的。

房間裡,三個人坐在了桌前。

“摘星實力很強,早在很多年前便已經踏入了武聖後期之境,就算是在那個時代,他也是佼佼者。”薑和說道。

徐懷穀微微點頭道:“說起來,摘星是我們的前輩,在秘境出現之前,他的確是當世少有的強者。”

秦玉默不作聲,他當然知道摘星的實力。

“到時候我會與你一起迎戰摘星。”薑和說道。

“那倒不必。”秦玉搖了搖頭。

“薑和前輩,我並不怕摘星,隻是隻是不想殺他。”

這話不由得讓薑和與徐懷穀對視了一眼。

不想殺摘星?這話有夠狂妄的。

“兩位前輩若是想助我,倒不如隨我一同征討第二秘境。”秦玉提議道。

他望向了薑和,眼神中帶有幾分期待。

對於薑和的故事,秦玉也有所耳聞。

當年他也是反抗京都武道協會的人,隻是後來衰敗了下去。

秦玉相信,他的心裡還有一團火,一團反抗的火焰。

“還是先顧好眼前事吧。”薑和緩緩搖頭道。

秦玉苦笑了起來。

看來摘星在他們的心裡,的確足夠強大。

哪怕是當初認為秦玉必將無敵的薑和,此刻也冇有了信心。

秦玉並不著急。

天門四敞大開,秦玉就在宗門中,靜靜地等候著摘星的到來。

摘星還冇來,天門的四周已經潛伏了許多武者。

這種曠世奇戰,冇有任何人想要錯過。

接下來的時間,秦玉每天在院子裡掃地、飲茶,閒來無事便逗逗鳥,哼哼小曲,像是提前過上了退休生活。

秦玉這幅悠閒的姿態,自然是引起了熱議。

本以為秦玉該如火如荼的坐著戰前準備與部署,可誰能想到,秦玉居然能如此的清閒。

又過兩日。

在天門的入口處,出現了一道身影。

此人身形高大,麵色堅毅。

站在那裡,如同一座巍峨不動的大山。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摘星!

藏在暗處的眾人,紛紛選好了自己的位置,生怕錯過這一場大戰。

“摘星來了!比想象中還要快!”

“這一場大戰,總算是到來了。”

“老一輩的頂尖武聖,和新一代的絕世天才,不知孰強孰弱。”

甚至有人在武道論壇上開盤,下賭注。

摘星站在門口處,冇有一人膽敢靠前。

而他也冇有著急踏入其中,就這麼站在這裡靜靜地等候著。

“宗主,不好了,摘星來了!”

有門徒急匆匆的跑了進來,臉上儘是慌張之色。

秦玉放下了手裡的掃帚,低聲呢喃道:“該來的,總歸是會來啊”

言罷,他的眼睛看向了山門的方向,一道精芒爆射而出!

而站在門口的摘星,也同時望向了秦玉!

即便二人相隔甚遠,可這一刻,目光卻在碰撞!

秦玉宛若移形換位,眨眼間便來到了摘星的麵前。

二人相聚不過五米,一高一矮,一老一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四目相對,雙方久久未言。

“摘星,你總算是來了。”終於,秦玉率先開口。

摘星冷冷的說道:“不然呢?你心裡應該清楚,你我之間必定會有一戰。”

秦玉皺了皺眉,說道:“摘星,你身為前輩,誰錯誰對,難道你心裡不清楚麼?”

“那和我無關!”

提起這個話題,摘星顯得極為亢奮。

他冷冷的說道:“我隻知道,我效力於第二秘境。”

秦玉歎了口氣,說道:“摘星,你應該清楚,現在的你,不也是我的對手。”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儘管相隔甚遠,但這句話,卻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

他們大驚失色,舌橋不下!

秦玉居然如此的自信與狂妄?

麵對老一代的頂尖強者,他居然敢說出這種話?

“不錯。”

在眾目睽睽之下,摘星點了點頭,承認了秦玉這句狂妄的話語!

這頓時讓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他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摘星居然親口承認,自己不如秦玉?這怎麼可能?

“我不想殺你。”秦玉倒背雙手,緩緩開口道。

摘星眼睛一眯,冷聲說道:“你的實力的確遠超普通武者,但大戰瞬息萬變,不到結束,誰也不知道結局。”

秦玉眉頭皺的越來越緊。

他抬頭看向了摘星,說道:“你為何一定要效力於京都武道協會?”

“少廢話,我不想毀了你的宗門。”摘星冷聲說道。

秦玉的麵色,也漸漸地冷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我也隻能恭敬不如從命了。”秦玉的身上,散發出了少有的寒意。

星海搖撼,濤擊千年。

芭婭沉默,在沉默中,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到達海洋的彼岸……”風長明指指遠方,又緩緩縮手回來,輕言道:“回去吧,我想睡覺了,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老師,你為何不言語?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蒂檬羞得怨嗔,芭婭亦無意地垂下臉,她料不到風長明會出此言,她突然覺得風長明不像巴洛金亦不像瀘澌,巴洛金不懂情調,而瀘澌亦不會輕浮,風長明卻是多變的,像大海一般,時刻變幻著,但無論哪種變幻,都藉著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猶如海洋轟擊大地一樣轟擊她的心靈。

“你好壞!”芭婭驚異自己和蒂檬同時說出了這三個字。

風長明與蒂檬睡在塔的二層,芭婭睡在三層。雖然有著芭婭在,然而風長明仍然一如既往,上了床,就把蒂檬弄得癱瘓,兩人才相擁而睡,而睡於他們上麵的芭婭,卻須到他們睡著許久,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