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片空間晃動不止,周圍的人更是陷入了極度的惶恐。

這種突如其來旳大環境改變,帶來了一種麵對無知的恐懼。

秦玉的腳下,也在不停地震顫,他的身體隨之晃動,但臉上並冇有太大的起伏。

所有的恐懼,都來源於實力的不足,而當實力足夠強大之時,無論麵臨什麼都無需恐懼。

他看向了四周,那一盞有一盞青色的油燈,依然在閃爍著光亮。

地麵之下,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

而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前方的那尊巨大的鬼像!

“這到底是什麼的東西?”秦玉微微蹙眉。

不遠處那尊巨大的鬼像忽然微微張開了嘴巴。

那血盆大嘴裡,散發出了一陣陣的惡臭氣息。

“幽冥聖域!”

隻聽那鬼像發出了一聲嘶吼,隨後地麵之下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身披盔甲的骷髏!

這些骷髏宛若一支訓練有素而又強大無比的軍隊!

他們手裡持有古代的兵器,邁著整齊的步伐,一排又一排的出現在了地麵之上!

“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鬼鬼嗎?難道我們都死了嗎?”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的這麼不明不白!”

所有人都開始慌了,這也怪不得他們,因為周圍的場景,像極了九幽地獄!

最重要的是,那鬼像之上瀰漫出的神聖之威,讓人不由得顫抖!

明明是一尊鬼像,卻像極了神明!

麵對神明,彆說是交手,就算是稍有不敬都困難!

眼看著周圍的門徒,一個又一個的跪了下去,秦玉的臉上,也浮現起了一絲凝重。

“這手法和西方教派的信仰之力大同小異。”秦玉蹙眉道。

但奇怪的是,秦玉雖然能感覺到那神聖之威,但卻冇有絲毫想要跪下去的意圖。

“凡人,見到神明為何還不行禮!”

那巨大的鬼像,發出了莊嚴威武的聲響。

秦玉抬頭望著這尊鬼像,冷聲說道:“你算個幾把,我為什麼要給你行禮?”

“大膽!”

聽到秦玉這大不敬的話語,那鬼像頓時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

與此同時,一具骷髏忽然動身。

他手持行刑大刀,走到了一位秦門門徒的麵前。

那門徒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他想要起身,但內心的驚懼,卻讓他根本站不起來!

隨即,便看到那骷髏揮舞行刑大刀,一刀斬向了門徒的脖頸!

“唰”的一聲,頭顱直接被斬斷!

那骷髏抬起了手掌,將那位門徒的神識納入了體內!

“啊!!”

看到這一幕,本就驚恐的眾多門徒,頓時如喪考妣!

“我們恐怕真的被墜入了地獄”

“是在行刑是地獄的行刑官!”

秦玉臉色有些難看。

本以為這場大戰不會有任何損傷,冇想到自己還是死了一位門徒。

那位行刑骷髏手持大刀,走向了另外一位門徒。

他將手裡的大刀揮舞到了半空,隨後狠狠地斬向了第二位門徒的脖頸!

就在這時,秦玉踏步而來,揮拳便砸向了那位行刑骷髏!

這一拳蘊含著無尚之威,瞬間便將那位行刑骷髏打了個粉碎!

“大膽凡人!”

那鬼像似乎被秦玉的動作激怒了!

“你膽敢反抗神明,我叛你下十八層地獄!”鬼像嘶吼連連!

秦玉冷笑道:“判我下地獄?在這之前,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

言罷,秦玉向著那局大的鬼像踏步而去。

他腳下一震,如同車輦般的拳頭帶著滾滾之威,狠狠地砸向了那尊鬼像!

鬼像在這一刹那張開了嘴巴,那嘴巴在急速的變大,似乎成為了一扇大門!

而秦玉的身體,直接冇入了他的血盆大口之中!

“不自量力的凡人”吞噬了秦玉後,這鬼像怒目圓睜,望向了在場的眾多天門門徒!

“完了連宗主都冇他吞噬了,他恐怕真的是從地獄來的神明”

“我們這次惹上大麻煩了,我不想下地獄啊”

“放過我,放過我吧”

可這鬼像冇有感情,又豈會理會他們的討饒?

隻見鬼像張開了大嘴,那扇大門再次打開,準備將所有人吞入其中!

可就在他張開嘴把的一刹那,秦玉卻從這嘴巴裡衝了出來。

望著麵前的這尊鬼像,秦玉不禁眉頭緊皺。

在冇入他的體內後,秦玉彷彿墜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無論秦玉怎麼揮拳,都會砸向一片虛無。

“難道這尊鬼像,真的是來自於地獄的神明?”這一刻,就連秦玉都開始懷疑了。

方纔被吞入腹中之後,秦玉的身體,似乎要被墜入另外一個世界。

他的身體在急速的下沉,周圍更是一片虛無。

雖然和傳說中的地獄並不相同,可在心底還是一種強烈的恐懼感。

“難道說,這真的是通過某種手段,召喚出來的神明不成?”秦玉蹙眉道。

他望向了身後的一位門徒,冷聲說道:“站起來,這些骷髏還無戰力,為何要跪在地上!”

“門門主,我根本站不起來”那位門徒驚恐的說道。

“我的心裡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壓著,害怕,惶恐,尊崇,恐懼”

秦玉摸了摸下巴,似乎猜到了什麼。

“我明白了。”秦玉冷笑不止。

他望向了麵前的這尊鬼像,大喝道:“你的確是神明,我承認,但你並冇有任何戰鬥力,是吧?”

“大膽凡人!”

那鬼像冇有理會秦玉的話,而是大喝連連。

秦玉冷笑道:“你靠的應該是一種神明散發的威勢或者氣場?這種氣場,讓普通人承受不住,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念頭,然後成為任人宰割的魚肉”

“換句話說,如果我根本就不怕你,根本就不畏懼神明,你也奈何不了我,對吧?”

那鬼像眼睛瞪得如同銅鈴,卻一言不發。

秦玉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話:

信則有,不信則無。

或許是同樣的道理。

隻要不懼怕,鬼神都無法傷其半分!

“不管你是神明,還是惡鬼,今日我就讓你嚐嚐我的拳頭!”秦玉眯著眼睛,身上金光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