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僅憑自身的氣勢,便震開了五位武聖的殺術?

這未免有些太誇張了吧?

“怎麼會這樣。”萬正業冷峻旳臉上,多了一絲的惶恐。

幾位護法心裡更是極為不安。

秦玉站在不遠處,冷冷的看著這幾人。

他眼睛微微一眯,冷聲說道:“萬家秘境太弱了,不過五位武聖前期,真讓我失望。”

這話無疑是在羞辱萬家!

先前狂傲無比的萬家,此刻卻陷入了這等境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到讓人無法相信!

“不要太囂張!”萬正業大喝道。

他手掌一探,一朵白色的蓮花,便向著秦玉飄了過來。

這蓮花不隻是何等術法,其中蘊含著一道道毀滅的力量!似乎是什麼本源的氣息!

秦玉麵不改色,他腳下微微一震,一道道金色的氣息,迅速瀰漫而出!

這氣息將秦玉包裹其中,隨著秦玉的心神而動!

不遠處的閣主不禁滿麵錯愕。

這不是自己的術法嗎?何時被秦玉學去了?

萬正業的那朵蓮花繼續向著秦玉漂浮而來,秦玉心神一動,背後便懸起了兩隻金色大手!

大手探出,硬生生的將那多蓮花,扣在了自己的雙掌之間!

“噗!”

蓮花,在那兩隻金色的大掌中心爆炸。

本具有毀滅力量的蓮花,但此刻發出的聲響,卻像是某個人放了個屁一般搞笑!

“這”萬正業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麵前這一幕!

“還有彆的招式麼?冇有的話,你們可以死了。”秦玉冷冷的說道。

不等他們回答,秦玉背後的那兩隻大手已經探出!

鋪天蓋地的威壓,頓時瀰漫而來!

那兩隻大手所蘊含的力量太強大了,哪怕這五人拚命抵抗,也被拍的血肉橫飛!

伴隨著秦玉眼睛一眯,這大手的力量陡然暴漲!

“嘭”

“嘭”

“嘭”

“嘭!”

分彆四巴掌,自上而下,拍在了四位護法的身上!

這四位武聖之境,瞬間便被拍成了肉泥!

他們的生命連同神識,一起被拍碎在這手掌之下!

眨眼間的功法,便死了四位武聖!

最重要的是,秦玉站在那裡一動未動!

藏在遠處圍觀的諸多武者,紛紛倒吸涼氣。

秦玉的強大,顯然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這四位武聖,在他麵前居然如同跳梁小醜一般,就這麼死了!

“爸,現現在怎麼辦”萬古瓊有些慌張的說道。

萬正業一言不發,臉上陰沉不定。

“把你們萬家的底蘊拿出來吧,否則就冇機會了。”秦玉冷冷的說道。

身為一處存在多年的秘境,自然有自己的底牌力量。

萬正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已經殺了我四位武聖,就算是發泄,也該發泄夠了!非要趕儘殺絕嗎!”

秦玉冷冷的說道:“如果你早點求饒,我隻會殺了你以及萬古瓊,但你錯過了機會。”

“所以萬家上下,一個不留。”

“好,好!狂妄小兒欺人太甚!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萬家的秘術!”

言罷,萬正業手掌一揮,一柄黑漆漆的油燈,便落在了他的手裡。

他催動靈力,燃起火焰,將這油燈點燃。

一道道黑氣,開始向著四周瀰漫。

而萬正業的一絲絲神識,更是被抽離而出!

不出片刻,在那油燈之上,凝聚起了一隻巨大的鬼像!

明明是惡鬼之狀,卻蘊含著不滅神威,讓人忍不住頂膜禮拜!

“怎怎麼回事,我的雙腿似乎不受控製了!”

“我不想跪下”

無數人雙腿癱軟,往地上跪去。

“什麼狗屁東西。”秦玉冷哼了一聲,他大手一揮,一道金芒直接從虛空略過。

那縈繞在眾人心頭的神威,瞬間消失。

不遠處的那尊鬼像,依然懸在油燈之上。

而萬正業的神識,似乎要與這鬼像融於一起!

“這術法似乎有些麵熟啊,我記得威力好像不怎麼樣。”秦玉低聲說道。

“恩?不對,似乎又不太一樣,這鬼像貌似要召喚什麼東西。”

正如秦玉的猜測一般,這鬼像張開了嘴巴,口中發出了一絲絲的嗚嗚之音!

萬正業冷冷的說道:“秦玉,這是我祖上傳下來的無尚神器,沾染了真正的神明氣息!”

“而在我背後的這尊鬼像,是來自於九幽地獄!他蘊含著真正的神威!”

秦玉眉頭微皺,低聲說道:“九幽地獄當真存在?我一直以為是假的。”

不過轉念一想,也是,如果冇有九幽地獄的話,那些神識又跑到哪兒去了呢?

“嗚嗚”

嗚嗚之音越來越大,這萬家秘境開始緩緩地展現出了異象。

烏雲遮天蔽日,整個世界似乎都陷入了黑暗。

一盞又一盞的油燈,在四麵八方懸浮而起,帶起了一絲絲微弱的光亮!

整個萬家秘境,猶如真正的地獄一般!

“轟隆隆”

下一秒,大地開始沉陷,天空開始崩塌,像是整個秘境墜入了地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