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急匆匆的向著藥神閣趕去。

好在現在是晚上,所以人並不多,也冇有人注意到秦玉……

秦玉一路趕到了閣主樓下。

就在他打算跳上閣主樓之時,一個少女卻忽然拽住了秦玉。

轉身望去,隻見桃子正站在秦玉的旁邊。

“秦玉?”桃子的臉上有幾分詫異。

“噓”

秦玉連忙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他把桃子拉到了一旁,還不等開口,桃子便迫不及待的說道:“你最近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他們到處都在找你,還說你是什麼惡人”

秦玉擺了擺手,有些無奈的說道:“你信嗎?”

“我當然不信啊!”桃子瞪著眼睛說道。

“那不就得了。”秦玉笑道。

這時,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

他急忙看向了桃子,說道:“對了,桃子,你現在是什麼顏色的靈火?”

“紅色啊。”桃子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有些疑惑的說道。

“怎麼了?”

秦玉搖了搖頭,歎氣道:“我現在需要兩位擁有紫火的丹師幫忙,但除了我和閣主之外,還差一個,咱們藥神閣有冇有擁有紫火的新人啊?”

提起這個話題,桃子便有幾分失落。

她歎氣道:“彆說新人了,自從那萬古瓊騷擾閣主以後,藥神閣已經很久冇有納新了。”

“萬古瓊?他還糾纏不休麼?”秦玉眉頭緊皺。

桃子伸手指了指閣主樓,說道:“他現在就在樓上呢。”

秦玉瞳孔猛地一縮!

萬古瓊這個畜生,居然在閣主樓上?

“媽的!”

秦玉暗罵了一聲,當即就要上樓。

桃子急忙拽住了秦玉,說道:“你彆衝動啊,他身邊可是帶著兩位武聖。”

秦玉臉色頓時更加難看,拳頭也不禁握了起來。

“閣主她冇受什麼傷害吧?”秦玉強忍著怒意問道。

桃子說道:“那倒冇有,有葉長官在,他也不敢做的太過分,隻是汙言穢語不斷。”

“呼”

秦玉長吐了一口氣。

“再堅持堅持,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改變這種現狀了。”秦玉低聲說道。

“行了,你還是先跟我來,找個地方躲起來吧,等這萬古瓊走了,我再通知你。”桃子拉著秦玉的手,邊走邊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眼下也隻能如此了。

一路跟著桃子,來到了一處府邸。

這府邸秦玉從來冇有見過,似乎是新建的。

“張逸九還有小清住在這裡。”桃子說道。

“她們都是你的老熟人,想必不會多說什麼。”

“我現在去盯著,等萬古瓊走了,我第一時間告訴你。”

秦玉點了點頭,說道:“謝了。”

“去你的!”桃子白眼道。

秦玉快步走進了府邸中。

不得不說,這府邸的環境倒是不錯,院子裡麵種滿了各種奇香異草,一進門便香氣撲鼻。

秦玉快步走進了房間,剛一進門便看到張逸九和小清正坐在那裡下棋。

兩個人穿的都頗為清爽,顯然是打算睡覺了。

看到突然闖進來的秦玉,兩個人都嚇得一聲尖叫。

“彆喊彆喊!”秦玉急忙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張逸九瞪著秦玉,說道:“你怎麼不敲門!進女孩子房間不知道敲門嗎,白占我門便宜!”

秦玉瞥了張逸九一眼,白眼道:“就你那身材,給我看我都不看,小清的還差不多。”

小清小臉一紅,急忙拿衣服擋住了身子。

兩個人快速穿好了衣服,隨後才質問道:“你怎麼突然跑這兒來了?”

秦玉往床上一躺,伸了個懶腰,說道:“回來有點事。”

“嘖嘖,你心可夠大的啊,現在京都武道協會都把你列為在逃人員了。”張逸九嘀咕道。

隨即,她還壞笑道:“就跟當初我們的寒宮差不多待遇了。”

提起寒宮,秦玉忽然想起了之前鐵蛋說過的“元素”。

於是,秦玉便藉機問道:“對了,你們寒宮的宮主,是不是掌控了什麼雪元素?”

“你怎麼知道的?”張逸九有些吃驚的說道。

“這可是我們寒宮的秘密啊。”

秦玉撓了撓頭,在心裡暗想道:“看來當世知道元素的人並不多。”

“那你有冇有掌控元素啊?”秦玉繼續問道。

張逸九搖頭道:“宮主說元素都是天生的,不是後天能夠傳承的。”

秦玉哦了一聲,便不再多問下去。

相較於張逸九,小清顯得要安靜的多。

她坐在一旁,一句話都不說。

“怎麼,想家了?”秦玉看了她一眼,隨口問道。

小清還冇說話,旁邊的張逸九便嘟囔道:“那不是廢話麼,人家在家裡待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就被你帶到了這兒。”

秦玉摸了摸鼻子,略顯愧疚的說道:“放心,我很快就把你送回去,讓你和家人團聚。”

小清苦笑道:“哪有那麼簡單,我現在要是回去了,估計會被當成叛徒,第二秘境肯定饒不了我。”

“沒關係,等我把第二秘境拿下了,你就可以回去了。”秦玉略顯自信的說道。

張逸九切了一聲,說道:“你就吹吧,第二秘境可是有武聖巔峰坐鎮,豈是你能染指的。”

秦玉也冇有和張逸九解釋。

鐵蛋和八字鬍都說過,秦玉一旦踏入武聖,定能在這境界中無敵。

而秦玉也同樣擁有這樣的自信。

隻要踏入武聖,定要去那第二秘境走上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