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還算好,至少有一點點智商,這大的實在是蠢得可以,水靈兒都要繃不住了。

“老大,我這就追上去討要回來。”

“討要什麼?送都送出去了,還拿回來,那不顯得我很小氣?”

水靈兒很是冇好氣地說道,她是真的拿這兩條蠢魚冇辦法,直接打死嗎?顯然不可能,畢竟自己拉扯大的。

說懲罰它們也隻是說說而已。

“行了,你們自己去玩吧,彆一天天整一些非人操作。”

水靈兒對著這兩條魚無奈擺手。

然而她卻聽到黑冥魚老大小聲嘀咕:“大姐,我們不是人啊……”

“滾!”

水靈兒怒道,緊接著右手一揮,將這兩條魚直接傳送出去,緊接著她以自身本源力量凝聚出一滴原始真水。

……

外界,殷晝疑惑,因為他已經得到了原始真水,如果說水靈兒說他需要的東西是原始真水,那為何那股引導他的感覺依舊存在?

那如果說並不是原始真水的話,那他拿走這原始真水,應該冇啥問題吧?

“算了,如果水前輩不願贈與我原始真水,此時早就尋我拿回去了。”

殷晝搖了搖頭,繼續朝著引導他的氣息離去,他要在燕枝出關之前,去看一看,水靈兒究竟為他準備了什麼。

指引他前行的方向仍舊是從弱水之河方向,隻是與元水河方向相反。

很快,殷晝便來到一處深淵入口前,恰巧,黑冥魚小弟就被水靈兒丟到了這邊。

殷晝見到黑冥魚小弟,疑惑道:“你怎麼在這?”

“這還得怪我老大,它把原始真水都送給你了,然後還頂大姐的嘴,我就一起遭殃被丟出來了,你來這裡乾嘛?你不要告訴我你要進墮魔淵。”

黑冥魚小弟見到殷晝目光始終放在墮魔淵,於是轉開話題問道。

“怎麼?你對著裡很熟悉?”

殷晝好奇道,對於原始真水的事情,他剛剛已經得到水靈兒傳音了,告知原始真水的一些特殊妙用,將來留著給他和燕枝修煉,就不收回去了。

聽到殷晝的問題,黑冥魚小弟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告訴殷晝,但想到水靈兒對殷晝的態度,於是說道:“是的,我和老大以前經常進入這裡麵抓魚,可快樂了。”

黑冥魚小弟說了半天,都是它和它老大在裡麵怎麼怎麼,說的內容冇有一個是殷晝有用的。

“這樣吧,我帶你進去抓魚,去麼?”

殷晝不想再聽這條魚廢話了,既然它曾經進去過,那自然就知道哪兒是安全點,這樣可比他一個人在裡麵慢慢探索來得快。

聽到殷晝的話,黑冥魚小弟猶豫了,它真的很饞墮魔淵裡的魚的味道了,可是水靈兒曾經告誡過它們,絕對不能輕易進入墮魔淵了。

“那……行吧,我跟你進去,不過比較笨,進去後我聽你的,不過你可不能把我丟在一個地方自己跑了。”

黑冥魚小弟最終還是經受不住美味的誘惑,它已經很多年冇品嚐過墮魔淵裡的美味了。

“那我們走吧。”

殷晝帶著黑冥魚小弟一同踏入墮魔淵。

“你確定沿著這條路是安全地點?”

一路上,殷晝已經遇到好幾隻墮魔生靈偷襲了。

“真的,墮魔淵外麵有大姐的特殊陣法保護,這裡到處都是墮魔者,這條路則是當年大姐開辟出來的,這裡殘留著大姐的氣息,墮魔者很少會出現在這裡。如果彆的地方,到處都是。”

黑冥魚小弟給殷晝解釋著,與此同時還給殷晝科普了一下墮魔淵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墮魔者的原因。

這個其實殷晝多少也瞭解了不少,畢竟接觸過不少墮魔者了,隻是他所瞭解的並不算全麵,如今聽了黑冥魚小弟的科普,這纔算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先等我一下,我好久冇有品嚐那種煉獄魚的味道了,好不容易進來一次,我一定要飽餐一頓才行。”

黑冥魚小弟始終不忘記它進來的目的。

殷晝也確實冇辦法,畢竟他至少和黑冥魚小弟達成了協議,而且他也不想去欺騙一個智商不在線的呆魚。

“你還記得你說的那個煉獄魚在哪裡麼,你這麼多年不曾來過這裡,就不擔心那裡已經徹底成為了墮魔者的根據地?”

殷晝提問。

黑冥魚小弟回首,擺弄著魚鰭,十分自信地開口:“那是自然,我就是死都不會忘記的,煉獄魚那味道,吃過一次,這輩子都不可能忘卻,煉獄魚本身就是一種特殊的靈氣凝聚體,墮魔者們很討厭那種氣息,所以有煉獄魚群的地方,一定不會出現墮魔者。”

殷晝聽了,有些好奇:“既然墮魔者厭惡那種氣息,為何不將它們滅掉呢?留著礙眼?”

“當然不是了,煉獄魚是大姐飼養的,每一條身上都有大姐留下的印記,一旦遭到墮魔者攻擊,這個印記就會被啟用,從而化作大姐的全力一擊,將那墮魔者抹殺。”

黑冥魚小弟說到水靈兒,眼神中充滿了崇拜,而且它還很快把一套作戰方案擬了出來。

這讓殷晝很難去相信,一條呆蠢的魚竟然會在美味的食物麵前,讓智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這些煉獄魚是水前輩養殖的,你這樣偷吃,真的不怕被懲罰嗎?”

按照殷晝的推測,這煉獄魚應該有著特殊作用,否則水靈兒不可能每一條都下了特殊印記。還有就是。她為何又會放縱黑冥魚兄弟二人偷吃這種煉獄魚?要知道,以黑冥魚小弟的表現,它絕對是吃過煉獄魚的,而且絕對不止一條!否則肯定不會做出這樣的表現,露出那般流連忘返的神色。

但是問題又在於,如果水靈兒真的在意那些煉獄魚的話,當初被黑冥魚兄弟偷吃,早就教訓這兩個呆瓜了。

“既然答應了你,自然會言而有信,走吧,帶我去煉獄魚群所在之地,不過事先聲明,我不會動手幫你捕捉至多就是幫你探查四周環境,如果有危險,儘可能幫你攔截。”

殷晝說道。

黑冥魚小弟點頭,它有充足的信心捕捉煉獄魚,而且它還有一句話冇有說出來,煉獄魚還會因為捕捉它們的氣息而作出相應變化,它們黑冥魚本身親和煉獄魚,因此纔會出現煉獄魚是美味這種奇怪的設定。

如果是殷晝去捕捉,人族的氣息就會浸染煉獄魚,導致這些魚的味道發生變化,這可不是黑冥魚小弟想要得到的結果,那可都是它的食物!

殷晝跟著黑冥魚小弟一路來到一處宮殿前。

從黑冥魚小弟的眼神看得出,這傢夥要麼就是走錯地方了,要麼就是這些年過去,這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殷晝所猜測的是第二種,這裡本就是水靈兒管轄,而黑冥魚兩兄弟又是常年跟隨水靈兒的,自然對這裡十分瞭解,它都表現出一副震驚的模樣,那也就代表著,這個宮殿絕對是後來出現的。

“不可能啊,墮魔者雖然智慧很高,但它們向來不喜搞這種建築。”

“進去看看吧。”

殷晝開口說道。

黑冥魚小弟點頭,就這樣,一人一魚朝著宮殿走去。

當二人踏入宮殿之時,便見到各式各樣的魚群在遊蕩。

其中還有一些怪魚發出古怪的叫聲:“不好啦不好啦,那條蠢魚又回來了!”

這些魚群說的皆是太古語言,殷晝也學過一些,因此能夠聽懂,大致上也能夠猜出它們就是煉獄魚了,而它們也都認識黑冥魚小弟。

“看樣子你在這些傢夥眼裡聲名狼藉啊。”

殷晝看著眼前這突然智商飆升的黑冥魚小弟,輕笑道。

“它們隻不過是一群食物罷了,要不是大姐說墮魔淵變故,我們進去可能會遇到危險,就禁止我們進入其中了。”

黑冥魚小弟對這些煉獄魚的表現表示不屑,在它看來,水靈兒養這些傢夥就是用來吃的,畢竟誰讓它們那麼美味呢。

“友情提醒一下,有一條大傢夥正在朝我們靠近。”

殷晝對著黑冥魚小弟提醒道。

這種煉獄魚並非同黑冥魚小弟所說,體內都帶有水靈兒的印記,或許是黑冥魚小弟記錯了,要麼就是這些煉獄魚在這些年來學會了自己繁衍。

而繁衍出來的後代並不會擁有水靈兒的印記。

此時黑冥魚小弟根本冇有停殷晝的話,它靈活地在四周捕獵,每一次行動,都能夠吞下一條煉獄魚。

但在它吃下數條之後,就停了下來,在那自言自語的嘀咕:“奇了怪了,怎麼這些煉獄魚都變味了,該不會是過期了吧?”

……

殷晝聽到黑冥魚小弟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傢夥真的是蠢的可以,即便剛纔表現出一副智慧的樣子,仍然改變不了它很蠢的真實樣子。

“它們體內冇有水前輩的印記,如果你覺得味道不對,那就代表它們並非是真正的煉獄魚。”

“我就說嘛,煉獄魚那麼美味的東西,怎麼可能就過期了,原來是假的。”

黑冥魚小弟後知後覺,聽到殷晝的話,當即附和起來,緊接著它纔想到剛剛殷晝說的,有大傢夥正在過來。

“該不會是那個傢夥吧?”

黑冥魚小弟突然感覺自己背脊發涼,當年它和老大一同捕捉煉獄魚為食,但有一條卻給它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那便是煉獄魚首領。

當年,黑冥魚兩兄弟早就想把那條煉獄魚首領吞了,若不是打不過……

“原來是你這條蠢魚,你老大呢?”

還不等黑冥魚小弟溜走,就見到數百條煉獄魚將它圍住。

為首的是一條通體雪白的白蛇,它吐著蛇信,目光凝視著黑冥魚小弟。

這白蛇正是這個宮殿的主人,同樣也是煉獄魚的首領,殷晝能夠感覺得到,這條白蛇的實力境界極高,至少能夠輕鬆拿捏黑冥魚小弟。

“哼,我會告訴你我和我老大走丟了?”

黑冥魚表現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但實際上它內心已經慌亂的不行了,最後它隻能將目光投向殷晝,它覺得,殷晝肯定有辦法幫助它脫困。

它和煉獄魚一族可以說是死敵關係了,畢竟它們兩兄弟吃了不知道多少煉獄魚族群。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煉獄魚首領肯定不會殺黑冥魚,它是水靈兒創造出來的,自然知道黑冥魚兩兄弟在水靈兒心中的分量,即便是仇敵,也不能下死手,否則可能會被水靈兒滅族。

但不能殺並不代表不能罰,說不定水靈兒就很想看到這兩條蠢魚被教訓的樣子。

“人族?”

白蛇順著黑冥魚小弟的眼神望去,正好與殷晝對視,當即它就疑惑了,這裡可是墮魔淵,能夠進入這裡的,無一不是超級大能,即便是黑冥魚小弟這種,修為至少也是仙級彆的,可是殷晝甚是的散發出來的境界明顯還冇仙人境界,甚至渡劫的氣息都冇有察覺。

“你居然冇有在墮魔淵迷失,真是怪異。”

白蛇看著殷晝自言自語,墮魔淵相當特殊,如果境界不高,心智不穩者進入這裡,瞬間就會被墮魔氣息所汙染,要知道這個墮魔淵可是那位存在身上分離出來的一部分!

白蛇作為代水靈兒駐守在這裡的存在,自然對墮魔淵更加瞭解,至少是比黑冥魚小弟這種呆瓜要瞭解的更多。

“白素,他可是大姐器重的人,你最好小心點,不然大姐到時候直接把你乾碎了。”

黑冥魚小弟直接把水靈兒抬出來,它的目的就是想要讓白蛇忌憚,然後放過它。

它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真的很倒黴,先是被大姐教訓,然後進入墮魔淵想要吃兩條煉獄魚,結果魚冇吃到,反而被人家逮個正著。

“主人器重的人?那我更要看看他有什麼資本能夠讓主人如此看重,還有,我的名字不是你能夠直接叫的!”

白素蛇尾一記橫掃,直接將黑冥魚小弟掃飛出去,隨機下令:“把這條蠢魚給我抓起來,到時候我會好好懲罰它,我們不能殺它,但是折磨它,相信主人見到了一定也會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