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路的儘頭,是冇有儘頭。

當秦風意識到這一點後,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昇華了。

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和登天梯相比,走到星路的儘頭,似乎要簡單的不少!”

秦風自語,他還以為星路會很艱難,但比他想象的要簡單的多!“也許,不是星路簡單,是你自身開發太強,導致星路看起來簡單?”

青蓮出聲道。

上一次的登天梯,若不是青蓮,秦風也許還真難以登頂,所以這一次,但秦風踏上星路後,她便再度甦醒,防止萬一。

結果這一次,登頂星路比她想象的要簡單,她並冇有派上用場。

秦風自己都感慨簡單時,她這才意識到,是秦風自身太強大纔會如此!以他如今的實力,也許已經與天眼境強者所抗衡了也說不定,他自身的實力超過修為太多,而星路是以自身修為來鑄造的,所以在如今的秦風走起來時,纔會顯得簡單。

“或許吧!”

秦風迴應道,登頂星路,本以為自己會很高興,不過現在,他的感覺有些平靜,那是自身昇華後的平靜,所謂大道不惑,也許就是如此!很快,他的意識迴歸本體,本該屬於天眼境的大劫已經被他輕鬆度過了,實際上連他自己都冇有太多感覺,因為他的意識已經踏入了星路之中,所以感觸不深。

所謂的大劫,在彆人看來可能是要生要死,可若是他們知道,秦風在渡劫時甚至連自身的意識都不在場時,估計會崩潰。

這真的是比妖孽還妖孽了!很快,籠罩在秦風身上的大道之火也被化去了,被青蓮所吞噬,秦風的肉身對聖藥的承受程度也到了儘頭,最終在第五十二株時達到了極限,無法再繼續吞食煉化。

但秦風停止煉化時,之前積攢在秦風體內的聖藥全都厚積薄發,令秦風渾身發光。

轟。

又是一聲劇震。

秦風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道驚人的道氣,而後,他的眉心之上出現了一道異光,就像是一隻眼睛的圖案生長在了眉心之上。

那隻眼睛彷彿有神,顯現之後,便開始響起了各種大道頌念聲,又似禪唱,也想天地星宇在蟬鳴!偌大的淨土,隨著秦風那隻眼睛的出現,瞬間被光輝所瀰漫,彷彿那一隻眼睛之中,本身就藏著一方天地!“這是”眾人全都震撼了。

這是天眼?

天呐,秦風居然開了天眼,難道說,他已經是天眼境的強者了嗎?

但意識到這一點後,所有人全都頭皮發麻,被驚到了。

難道說,秦風要成為天眼境強者了嗎?

“並非如此,這確實是天眼冇錯,不過,卻非是突破天眼境自己生成的天眼,純粹隻是秦風自身實力強大,提前開了天眼罷了!”

妙雲嫣道,看出了關鍵。

但即便如此,秦風的情況,還是令眾人感到震撼。

提前開出天眼,這種事,他們是聽都冇聽說過。

“若不是眼下親眼所見,隻怕不會有人相信,世間竟有人能夠提前開出天眼!”

上官晗日道,他一向很傲,可在秦風麵前,他怎麼都傲不起來,眼下對於秦風的驚人表現,他也隻能是歎爲觀止!“這應該是真正的前無古人了吧!”

也有其他天驕感歎,愈發驚歎於秦風的強勢。

“豈止是前無古人,估計都後無來者了,這哪是人能辦得到的事!”

另一人也感歎道,隻覺得頭皮發麻。

“其實,也不是前無古人,曾經有一人,曾經做到了和他一樣的事!”

妙雲嫣開口道,一雙美眸落在秦風身上,眼神中閃動著一種異樣的靈光。

“誰?”

眾人不解,全都向妙雲嫣望去。

“帝星!”

妙雲嫣道。

“妙音閣的古書之中對帝星還不是最強者時期的一些事有記載,古書中明確寫明,帝星也是在天眼境之前,便提前開出了天眼!”

此言一出,眾人全都沉默了。

雖然一直都知道秦風似乎和帝星有關係,而他自己雖然一直在否認,但就目前看來,他似乎正在一步步向著帝星靠近,從神魂不滅,再到同輩無敵,再到眼下,提前開出天眼。

像極了真正的年輕帝星的崛起!這貨難道真的要將帝星走過的路再走一遍嗎?

很難想象,若是讓秦風繼續這樣變強下去,他到底能走到何種地步。

此時此刻,對於秦風的存在,哪怕他們同時鴻蒙眾人,心中也是有一種異常心情,內心複雜。

能和秦風這樣的人出生在同一個時代,和他交手,或是和他一同禦敵,實為人生一大幸事,能親眼見到這尊大神的崛起,簡直是再妙不過的事了。

可同樣的,因為秦風的存在,所有人都將因為他的光芒而黯然失色。

當年帝星崛起的時代,出現了多少強大天驕,那是一個真正的璀璨盛世,關於那個大爭之世的記載,數不勝數,各種讚美歌頌更是多如牛毛!可到頭來,世人能記住的,隻有帝星一人,已經很少有人知道帝星時代他的那些對手了。

他的光芒,讓所有天驕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如今,雖然還冇有強大到那種程度,可在場的人,已經隱隱有所感覺了,秦風的光芒會籠罩所有。

日後,所有人都會知道鴻蒙,所有人都會知道鴻蒙有一個秦風,古地球又出了一個秦風。

可那時,再也不會有人記住除了秦風以外的任何人了。

倘若秦風不中途隕落的話!他是頂級天驕,倘若死去,甚至都已經不能用夭折來形容了,他已經是一尊強者了,死了也隻能算是隕落!轟隆隆!伴隨著秦風徹底爆發,氣息擊穿虛空,秦風終於完成了徹底的提升。

他重新站起,眉心之上的那隻天眼已然消失,被他所隱藏。

令眾人吃驚的是,天驕們發現,他們已經感知到不到秦風身上的氣息了。

秦風和他們的差距已經達到他們連秦風身上的氣息都感覺不到了。

他站在那裡,溫和如玉。

大道至簡,返璞歸真,不單單是修為的氣息,他們已經感受不到秦風身上的任何一種氣息了。

彷彿站在那裡的,不是秦風,隻是一個完全冇有修為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