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430ae2d9daa235228aafd27c9a8721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方木山,藏寶樓。

相比之前,藏寶樓的人氣少了不少,顯然是築基大會的緣故,林家不少人去了興縣訪市。

不過,藏寶樓的裝飾似乎經過調整,看起來更加恢弘大氣。

當然,陣法也愈加複雜了。

明顯是二伯又將藏寶樓的陣法完善提高了。

負責守樓的人,已經換了另外一個後字輩叔伯,二十八叔林後有,也是個陣法師,不過是二階中品,造詣比二伯林後守還有一定差距。

林世鳴照常領取俸祿,同時,也是檢視藏寶樓有冇有什麼好寶物。

之前立下數次功勞,林世鳴此時還有七八千的貢獻度。

隻不過林世鳴一圈看下來,靈材類寶物,少了許多,他所關注的二階上品的天木之心,也同樣冇有。

至於換極品法器,又冇有那個必要。

林世鳴終究還是冇有換取寶物,反而是換取了三千靈石。

“世鳴,你可以去家族興縣的拍賣會看一下,還是有許多寶物的,趁拍賣會還冇開始,或許可以提前截下一點收穫。”林後有看到林世鳴的失望,也是不由提醒道。

林世鳴點點頭,隨後同林後有告辭,禦劍朝著興縣飛去。

興縣坊市建立在兩座小山夾縫的竹林深處,這裡的竹子以堅硬著稱,也名鐵竹。

鐵竹的竹葉極為茂密,枝乾高挺,遠遠看去,為坊市增加了幾分幽靜玄妙的感覺。

平日緊閉的竹林陣法,此刻則大開著,不少練氣散修順著竹林小徑朝著竹林深處走去。

林世鳴也從飛劍上落下,朝著興縣坊市走去。

很快就尋到了竹林深處的四五十間屋子,其中還有十數間屋子還是為了築基大會新建的。

要知道之前的興縣坊市本來就是個練氣坊市,冇有築基修士的坐鎮,不少散修中練器大師煉丹大師都不敢來,生怕遇到邪修強搶坊市。

築基大會一般分為三個流程,慶典,講道,以及拍賣會!

慶典前一個月,是會免去地攤的租位費,也會減免商鋪的租金。

所以林世鳴一路上看到了不少地攤,乃至商業街也人來人往。

林世鳴直接穿過主街,來到林家的二層拍賣小樓。

他父親乃至老族長林先誌都在這邊。

今日的林後遠穿的頗為喜慶,旁邊的老族長依舊是林家的青衫道袍。

“見過七叔公,父親!各位長老。”林世鳴上前作揖問好。

問完好後,林世鳴就站在一旁靜靜聽著五長老林於正安排著。

下到慶典的果盤酒水,乃至於拍賣大會的拍賣物品,都在詳細的彙報著。

這次是為了改善家族的財政,同時提高興縣坊市的人氣,所以每個流程都非常小心謹慎,容不得半點含糊。

不然被黃雲山李家的針對,就會造成越來越大的影響,到那時候,估計如林世默那樣的人,會多出很多。

林於正也不愧是林家的商隊長老,一些經商策略讓林世鳴也不由大服。

特彆是其中一條針對練氣後期散修和練氣家族的策略,利用這些修士渴望減鋪租,提出拿出排名前十的拍賣品,就能免去十年鋪租。

十年鋪租至少也是上千靈石,都抵得上一件極品法器了。

所以這一次林家自己出的拍賣品,反而隻有二十件,由散修和練氣家族拍出的,反而有三十件,並且到時候,等築基家族都來,還會有部分築基修士,都有可能拿出拍賣品。

一番佈置下來,林世鳴也是收穫極大。

“世鳴,你覺得有什麼要補充的嗎?”林先誌點點頭,也是滿意,但看到林世鳴在旁邊,又忍不住問道。

“稟七叔祖,世鳴認為,咱們倒是可以拿出一件剛出爐的三階法器出來拍賣。”林世鳴想了想後提議道。

“哦?”林先誌一聽林世鳴提起三階法器,有些好奇的看著林世鳴。

其餘長老也是一驚,特彆是林於鐵,因為就是他前不久剛煉製了一柄三階法劍,也正是他,是林家那個三階煉器師。

但練氣修士練出三階法器,這未免驚世駭俗,若是傳出去無異於置林家於火坑。

林後遠此刻也有些不解,看著他這個兒子。

林世鳴並冇有急著開口,而是看向老族長,又看向附近。

“放心,設置了三階隔音陣法,又有七叔公在,築基修士也休想偷聽!”旁邊的八長老林後守回答了林世鳴。

林先誌也朝著林世鳴點頭,讓他繼續說。

“稟七叔公,拍賣三階法器有兩點,其一,世鳴認為興縣坊市比青雲坊市,很大一個原因是冇有築基修士,也冇有三階法器,一個冇有三階法器的地方,散修自然不會認為有性價比高的二階極品法器,同時坊市要做大,若是有築基散修修士來購買,自然靈石利潤也更可觀。”

“其二,三階法器自然是以父親的名義來售賣,到時候若是錢家來人,我們便可試探一番,錢家到底有冇有探到黃家的秘密!”

這一點也是最重要的,林世鳴說完,所有長老都陷入了沉思。

隨後都開始認同起來。

確實,林家現在為什麼如履薄冰,就是紫府洞府的秘密,若是這事情泄露出去,林家將再無任何依靠,哪怕是青玄宗都要問林家的責。

而今用陣器詳解來試探是最好的舉動。

而且林後遠突破築基,他本身之前也是二階中品的煉器師,如此客串一下三階煉器師自然冇有問題。

“好,按世鳴所說的辦!”林先誌最後拍板,坐下決定。

會議開完,四長老林於鐵,五長老林於正負責張羅拍賣會一事,六長老林後永負責接待各大築基修士,七長老林後勇負責家族慶典和講道的佈置。

八長老林後守則負責坊市的安全,檢查各大陣法的正常運轉。

林世鳴則朝著五長老林於正走去,看看有冇有合適自己的寶物。

特彆是珍貴的天木之心,體驗到了天木種靈秘法的好處後,林世鳴現在是格外渴望更高級彆的天木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