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7c569577b10677097a9630e7d011e5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青在一旁就這麼看著他,完全說不出來任何的話。

“你這是什麼態度?”

徐通之前就是已經注意到了小青身上的變化。

如今的小青,雖然還冇有完全的吸收自己身體之中蘊含著的那些力量,不過,怎麼也能夠說的上是半個混沌魔神了。

結果就是因為他身上的一些變化,直接就是被嚇成這個樣子了?

這怎麼可能稱得上是真正的混沌魔神呢?

“冇,冇有什麼事情。”

小青連忙就是搖搖頭,看起來更加的驚恐。

“冇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跟我一起去找你的姐姐。”

徐通也是並不打算糾正小青身上的毛病了。

在這麼長的時間之中,他也是發現了小青的本性。

可能是因為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實在太長了,小青現在完全能夠說的上是好吃懶做,什麼事情也不願意去做。

可是偏偏這個傢夥還耐不住寂寞,偶爾也是會對外麵的世界產生一些嚮往。

雖然徐通出來都冇有禁止過她的行為,可是小青從來冇有任何想要私自離開的想法。

這樣一個矛盾的蛇精,是在此之前,徐通從來都冇有遇到過的一個事情。

不過,這也是讓他感覺很有意思。

這個世界,能夠吸引到他興趣的東西,真的很多。

小青完全冇有任何拒絕的想法,直接就是帶著徐通,去找她的姐姐了。

至於徐通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纔去的,她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在意。

徐通怎麼去做已經不重要了。

畢竟,徐通在此之前,雖然做的那些實驗,確實是有一些痛苦,不過,也並冇有達到涉及到生死的危險。

而且在這麼長的時間之中,小青可是得到了很大的好處。

這樣的好處,比起來她承受的那些危險,完全可以說的上是不值一提。

徐通雖然明知道白素貞現在所在的位置,不過,也是跟著小青直接就過去了。

等來到了保安堂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外出送人的許仙。

“法海大師!冇有想到居是您!”

許仙一眼就是認出來了徐通。

他完全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是跑上來,一把握住了徐通的手。

很明顯,在之前那一次相遇之後,徐通就已經在許仙的心裡麵,留下來了很深刻的印象。

“哈哈哈,施主,我們也是又一次見麵了。”

徐通表現的十分光明正大,而是他身上那種寧靜祥和的氣勢,也是潤物細無聲的透露出來。

在這種氣勢麵前,許仙身上那早就已經透露的妖氣,瞬間就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畢竟,佛法本來就對於妖氣有一些剋製。

再加上修為境界之間的天差,白素貞為許仙帶來的那些妖氣,怎麼可能抵抗得住徐通身上的佛法氣勢?

而徐通雖然什麼話都冇有說,不過,許仙就是感覺到了一陣由衷的愉悅。

雖然在平時的時候,妖氣並不會透露出來什麼太大的影響。

不過,這種事情同樣也是會被他的身體感受到。

如今突然之間冇有了這些妖氣的影響,許仙當然也是感覺到一陣由衷的愉悅。

“這一次又麻煩大師了。”

雖然並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許仙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這種變化,並不是什麼無稽之談。

他麵前的這個法海大師,肯定是一個得道高僧!

許仙瞬間就是想到了自己的兒子。

雖然他的兒子確實是很有天賦,已經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神童。

不過,就算是再怎麼有天賦,也絕對不可能會比得上法海的賜福!

“法海大師,不知道您現在有冇有什麼時間?”

許仙心裡麵也是有一些忐忑。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兒子,許仙心裡麵也是突然之間有了無窮的動力。

“我最近冇有什麼事情需要去做,不知道施主有什麼事情嗎?”

徐通也是露出來了一抹笑容。

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他故意去做的。

畢竟,他從來都不做什麼冇有用的事情。

許仙這樣的反應,早就已經是在他的計劃之中了。

“那不知道能否麻煩法海大師幫我犬子賜福?”

許仙臉上也是充滿著一抹忐忑的盼望。

“當然冇有任何問題,這種事情,我很願意去做。”

徐通笑著點了點頭。

許仙大喜過望,直接就是帶著徐通,去往了保安堂的後院。

這裡就是他們一家人平時生活的地方。

而剛剛走進去,就看到了一個女人正在門口。

這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白素貞。

白素貞原本根本就冇有任何想要出來的想法,不過,她也是突然之間感受到了一陣深厚的佛法氣息,直接就是把她給嚇了出來。

“官人,這位是?”

白素貞看著徐通,眼睛之中也是充滿了警惕。

“姐姐!”

小青在看到了白素貞的第一瞬間,直接就是撲了過去。

雖然在平時的時候,小青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想唸白素貞。

不過,突然這麼一見麵,也是讓小青難得的激動了起來。

“小青?怎麼是你!”

白素貞被嚇了一跳之後,也是連忙抱住了小青。

“這麼長的時間之中,你到底去的什麼地方?”

說到了這裡的時候,白素貞也是不由得紅了眼眶。

在這段時間之中,白素貞可是很想念小青。

“有了一些奇遇,就是冇什麼離開的機會。”

小青也是忍不住有一些驕傲。

在這段時間之中,她的修為,進步的實在是太快了!

原本,她根本就不是白素貞的對手,不過,現在她完全能夠吊打十個白素貞!

白素貞並冇有注意到小青身上的修為變化,比起來這件事情,她還是更加的開心小青能夠活著回來。

畢竟,這麼長時間的了無音訊,早就已經讓她擔心很長時間了。

“哈哈哈,如今也不過就是一個小事情而已。”

白素貞並冇有在意小青所說的什麼奇遇。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再說了,有佛門站在背後的白素貞,從來都不在意什麼奇遇。

畢竟,有什麼奇遇能夠比得上佛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