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凡的聲音剛落,隻見一個道紫黑色的光芒閃過直接籠罩了火雷的全身。

下一秒!

火雷本以為的要死了,因為能夠感受到二長老活命的攻擊不是自己能夠扛得住的。

不過他早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所以早已意料並未有多麼後悔的神色。

可眼看這個攻擊就要的將自己吞噬,忽然一個厚厚的光幕出現直接和二長老的火龍撞擊在了一起。

“砰!~”

幾聲輕響後隻要光幕好好的,而強大的火龍攻擊卻消失不見了。

更加詭異的是二長老活火命忍不住後退了幾步,明顯受了一些傷勢。

這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不可置信的看著一幕。

就在這時方凡緩緩的走下了床,麵帶關心的直接不僅將火範扶了起來就連火雷都輕輕扶起。

他大概看了一下這些火族人外形雖然有些驚訝,但很快的就掩藏了起來。

因為這些火形人的外貌多少有些熟悉。

就在火範和火雷的驚訝中,下意識回答道,“我……我們冇事!”

“居然醒了!”

二人的頭腦中一片的空白,表情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萬萬冇有想到關鍵時刻居然是方凡出現救命了。

這樣的震撼的可想而知!

其實早上來這麼多人,二人根本冇有多想方凡會不會清醒。

甚至心中已經默認方凡是不會清醒過來的,所以自動忽略了床位上的方凡。

同樣就連火靈兒此刻都傻傻看著走過來的方凡,日夜精心照料的男子居然這個時候醒了。

她的心中頓時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高興感,起碼在走之前能夠看一眼也就知足了。

突然一個怒吼聲響起,“火靈兒,你個小賤人!”

“之前你不是說這個人處於昏迷中嗎?”

“怎麼會這麼快就清醒了過來,不會是你們家故意欺騙吧!”

“難道你真的不在意族規了。”

“欺騙可是大罪!”

說話的正是火舌,火翼和火凜三個人。

不管現在情況怎麼樣都必須扣一頂大帽子才行,一會動起手來才能占理。

並且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反正是今天不能夠放過火靈兒的一家了。

還有這個甦醒的人類居然將二長老打傷了,那就必死無疑了。

聽到聲音,方凡這時轉過身看了眼火凜等三人選著直接無視。

因為那幾個人在心裡被判死刑了,今天誰來就救不了。

所以他直接將目光看向了滿臉寒霜的大長老火山的身上,不容置疑道,“給你一條生路,現在跪地求饒然後再請求這家人的原諒。”

“可以給你留下一條性命!”

他的臉上看不出喜怒,但從語氣中還是感受到非常的認真。

這話讓火山微微愣了一下後,心中瞬間產生了一絲怒氣。

他感覺方凡的氣息就是一個平凡人,根本冇有任何的能量波動。

並且剛纔的光幕已經消失了,明顯就是使用了什麼秘法之類的。

未必會有多麼強大,居然讓自己求饒下跪。

簡直有些可笑了!

就是外麵一些部落人都憋不住笑意,在場誰不知道火界部落最強的人就是族長。

而其次就是大長老了,不僅地位高超就是實力也不容置疑的。

每一次的其他部落髮動戰爭都是大長老火山頂在前麵,甚至還殺死過一個其他部落的族長。

雖然不知道大長老火山的境界有多高,但絕對是一個強者。

忽然火凜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靈兒妹妹啊,這可真是笑死我了。”

“冇有想到你居然救回來了一個傻子,滿嘴的胡言亂語。”

“真是什麼樣的人找什麼樣人,你這全家真是不死都冇有天理了。”

旁邊火翼和火舌笑得更是非常誇張了,要不是忍不住笑早就忍不住譏諷幾句了。

而唯獨火靈兒和火雷並冇有太悲觀的神色,因為之前可是見過方凡的身體非常強壯的。

即便是境界很低,應該也會有些實力的。

並不會像外麪人以為的那樣不堪。

果然!

下一秒方凡眼中的寒光一閃而過輕喝道,“既然給你機會了不知道把握!”

“那就跪下求饒吧,但是一會千萬不要後悔。”

很快空中一道無形的能量波動擴散開來,其他人根本冇有任何才察覺。

甚至距離最近的火靈兒和火雷都冇有絲毫的感受。

但活音剛落!

對麵本來想要摩拳擦掌要出手的火山卻臉色一變,感覺渾身被一種強大的威壓鎮壓了。

這個威壓猶如千萬個大山一般緩緩的落下,並且那種壓力連綿不斷的增強。

絕世的氣息萬千重錘,狂傲霸道的壓入渾身的每一個細胞。

漸漸的他額頭上麵出現了一絲冷汗流了下來。

肉眼可見般的身軀不斷下彎,同時雙腿抖動的幅度的不斷增加。

承受了無可抗拒的壓力,隻是要命的是外麵的狠人卻一點事情都冇有。

那麼這個攻擊絕對是針對自己了。

“哢擦!~”

隨著不斷的抵抗中,火山的身體隨著彎曲骨頭也出現了一絲絲的斷裂的聲音。

骨裂聲清晰可聞的落入了在場的每個人耳中。

同時很多人已經發現了不對勁,就是大長老火山似乎遭受了什麼樣的痛苦。

因為他的臉上已經出現來扭曲的神色。

這時三長老火行和二長老火命已經意識到不對,立即去扶著大長老。

結果二人的雙手剛剛接觸火山的身體,一股無形中的強大力量直接激射而出。

冇等火命和火行反應過來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倒飛了出去,直接衝出了大門外麵。

“轟轟!~”

很快兩個落地聲不分先後的同時響起,激起了陣陣的塵煙。

緊接著煙塵中火命和火行忍不住的咳出一口鮮血。

顯然受傷了。

這種場景直接嚇得很多人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這一刻周圍寂靜的雅雀無聲,都驚恐的看著這一切。

死死的盯著灰塵中的火命和火行。

而屋內的大長老火山卻更加淒慘了,臉色變得蒼白同時已經吐出了一口鮮血,氣息混亂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般。

雖然他不斷的抵擋但最終的姿勢還是半跪在了地上。

震撼!

這種場景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震驚。

明顯這件事是屋內那個人類弄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