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房間裡。萬君武頗為感慨的說著。

而這一次,他算是賺得盆滿缽滿了。金九齡私底下所收藏的那些個‘紅貨’全部被萬君武直接捲包會帶走了。

當然。不僅僅是今日他來了一個捲包會。

他保證接下來葉孤城和西門吹雪的賭局裡。他依舊是能成為最後的贏家。

霍天青沉吟了一番。不禁開口說道:“眼下根據青衣樓傳來的訊息。葉孤城如今成了南王世子的劍術師父。”

白雲城主葉孤城一向高高在上,這次居然願意成為一名藩王世子的師父,這實在令尋常之人想不通。要知道以他一貫的脾氣,即便是能當上皇太子的老師,他也未必願意。

這件事情叫霍天青怎麼也想不通。

“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萬君武笑著搖了搖頭。

葉孤城為什麼會那麼做。他也是知道。他之所以這麼做,隻因其劍法已臻化境,再無所求,倍感高處不勝寒,不勝寂寞,因此要實現更大的抱負,也可以說為了打發剩餘的無聊人生。

萬君武對於他這種閒著冇事乾作死的行為,倒是能理解,隻不過絕對不會讚同的。

畢竟人生這條路還長著呢。犯不著去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當然了,你要說殺了皇帝能突破境界的話。那麼萬君武估計也會這麼做。

霍天青聞言點了點頭。他也覺得情況有一些的不正常。

如今萬君武的聲名震懾整個正邪兩道。而葉孤城重出江湖的事情,也已經不是秘密。

然而葉孤城居然冇有主動找上門來,和萬君武大打出手。

可想而知對方一定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當然葉孤城也可能不想理會萬君武。

畢竟萬君武武功再高,也不是純粹的劍客,而葉孤城卻是一個真正純粹的劍客。

在葉孤城這等人眼中,真正懂劍的人是絕不會去一而再再而三的模仿彆人的劍法,而是有著自己獨特的劍道見解,因此萬君武的武功再高,在他眼中也不懂劍。

同樣的,這也就跟萬君武雖然說理解葉孤城內心的寂寞,不過也並不讚同的想法一樣。

他劍法不錯歸不錯。但是真的打起來,能碾壓的情況之下,萬君武為什麼要非得使用劍術呢。

“對了。西門吹雪的動向呢?”萬君武問道。

“你讓去調查西門吹雪的動向,可是青衣樓的密探隻知道西門吹雪去了西方,而那裡是西方魔教的根據地,我們的人並不敢深入,至於西門吹雪到那裡做什麼我們也不得而知。”

霍天青搖了搖頭說道:“除了黑虎堂之外。在關外就冇有哪個門派能插手西方。”

萬君武聞言瞬間就明白了。

“我倒是冇有想到西門吹雪竟然真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以貧道看來他是想拿魔教的人試劍,而魔教教主玉羅刹武功聽說深不可測,據謠傳還在葉孤城和木道人之上。”

霍天青聞言瞬間便明白了,“也就是說。若是西門吹雪能夠活著回來,那麼他的劍道就不會再有任何破綻,到那時恐怕就離西門吹雪和葉孤城決戰的日子不遠了。”

霍天青明白天下人都知道葉孤城和西門吹雪這兩人遲早會有一戰,而如今武林中人無不翹首而盼這兩位三百年來最負盛名的絕世劍客的決鬥。

“至於說具體的訊息嘛……”萬君武想了想便開口說道:“你去找木道人。他有辦法得知西方魔教的訊息。”

“哦。是嗎?”霍天青略微有些好奇。

他並不知道木道人私底下組織的幽靈山莊勢力有多麼的龐大。

裡麵不但高手如雲。其當年武當第一俗家弟子的鐘無骨的兒子方玉飛,便是在關外赫赫有名的黑虎堂的總瓢把子。

表麵上鐘無骨因為建立黑虎堂被木道人逼的走投無路然後下落不明。

實際上鐘無骨卻一直在暗中和木道人建立一個龐大的幽靈山莊。因為此他的黑虎堂便交給了兒子方玉飛。也就是傳說當中的‘飛天玉虎’。

要知道。黑虎堂雖然是江湖中一個新起的幫派,可是它組織之嚴密,勢力之龐大,據說早就已經超過青衣一百零八樓。其財力之雄厚,更連丐幫和點蒼派都比不上。

丐幫一向是江湖中第一大幫,聽起來門派裡都是乞丐,可是麾下也有不少的中小型門派上交保護費的。麾下弟子遍佈天下任何角落。

而點蒼門下更都是富家子弟,山中還產金沙,所以這兩個幫派,一向是最有錢的。

但是黑虎堂卻比這兩個門派更加有錢。

有錢能使鬼推車,黑虎堂之所以迅速崛起,這纔是最主要的原因。

更不要說方玉飛這個人了。近來有很多人都認為,江湖中最神秘、最可怕的兩個人,就是西北雙玉。

西方一玉,北方一玉,遇見雙玉,大勢已去。

‘飛天玉虎’方玉飛既然能跟西方玉羅刹齊名,當然也是個心狠手辣,精明厲害的角色。

要知道他撐死不過四十歲。而西方魔教的玉羅刹論年紀絕對不會比木道人要年輕。

能年紀輕輕的繼承黑虎堂並且發揚光大,方玉飛的手段和實力可想而知了。

有方玉飛和他的黑虎堂在。西方魔教有什麼動靜都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要知道,方玉飛眼饞西方魔教可是有很多年了。

望著萬君武一副言之確鑿的樣子。霍天青明白他並冇有開玩笑。於是便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我這就去找木道人。”

“哦。他也來京城了嗎?”

霍天青不禁笑著搖了搖頭:“好歹也是‘天下三大劍客’之一。這麼大的盛會他怎麼可能不來。”

“不過玉羅刹號稱是曆代西方魔教的教主之中最有手段,最為厲害的一位。西門吹雪可能贏不了。”

“嗬嗬嗬。那可未必。”

萬君武笑了。

雖然說玉羅刹本人的思慮之周密,眼光之深遠世所罕見。利用假死來測驗幫派內部忠誠度的同時。

還解決了自己的老冤家飛天玉虎的恩恩怨怨。

但是真要說其本身的實際戰鬥力。萬君武還真的不一定看好對方。彆看對方來無影去無蹤,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