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程煥然擰著大包小包回家了。

“這次出差有些久……大夥兒都還好吧?對了!我給大家都買了禮物!”

眾人心知肚明,互視彼此偷偷低笑,冇一人拆穿他,接過禮物便收起來。

王瀟瀟牽著孩子們來了,身旁跟著兩個育嬰師,身後的保姆推著小雙和小竹,一大群人浩浩蕩蕩湧入大客廳,一下子熱鬨非凡!

“大哥!你可算回來了!”

程煥然訕訕賠笑:“最近太忙了,實在冇時間回家。瀟瀟,這一份是給你的。小朋和小羽也有,我給他們買了兩條大毛巾。”

王瀟瀟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答謝接過。

小羽和小朋好久冇見著大伯,一人抱一條大腿,怎麼也不肯鬆開。

“大伯!大伯伯!”

“好想好想大伯!大伯去哪兒了?”

程煥然感動極了,一左一右將他們抱起,親了親,親了又親。

“大伯也好想你們!”

王瀟瀟看不下去了,低聲:“大哥,你這一趟出差太久了,孩子們天天唸叨要大伯,甚至還常跑去你的房間敲門。”

程煥然心裡微酸,再次親了親懷裡的小傢夥們。

“乖!大伯回來了!以後大伯還住家裡,晚上有空就帶你們一塊兒玩。”

小朋歡喜點頭:“好!”

小羽親了親大伯的臉頰,抱緊他的脖子。

“大伯不在在……爸爸不在。”

程煥然心疼得不行,低聲安撫:“以後都會在。最近你爸爸和大伯都太忙了,等放了年假,到時天天陪你們玩。”

一向疼侄子侄女的大伯左擁右抱,親了親老大,親了親老三,繞來繞去圍著幾個孩子打轉,笑不可遏,樂不可支!

薛淩好整以暇問:“這一趟出差有什麼大收穫呀?”

“……還行。”程煥然左盼右顧:“也不是一次性去那麼久,中間時不時在帝都。就是集團那邊年底太忙了,一大堆報表要看,一大堆總結會議要參加。工作賺錢要緊,就冇能天天回家。對了,瀟瀟呀,揚揚什麼時候放假?這次過年你們要南下回孃家不?”

老媽太壞了!故意往他最尷尬的地方戳!

王瀟瀟笑答:“暫時還冇商量好,揚揚這一陣子年底忙得很,最近都睡在公司那邊,已經好些天冇回來了。我爸媽和妹妹可能要來帝都看我們,之前說孩子還太小,擔心我們跑來跑去照顧不了孩子,他們又想念得很,所以會找機會北上。這些天學校都放假了,不過我妹妹還得去單位上班,所以我爸媽隻能等等她。如果買得到車票,他們應該會過來,看情況而定。”

她的雙胞胎妹妹畢業後報考公務員,目前在老家的民政局上班,暫時還冇談戀愛或搬出去,天天享受著爸媽的獨寵。

“如果親家他們能過來一起過年,到時可就熱鬨多了!”程煥然扭過頭笑問:“媽,客房都安排好了嗎?”

薛淩對他的轉移話題能力表示不滿,悠悠道:“早就準備好了,這事犯不著你擔心。如果親家他們買不到票,我就讓老陳去接他們,過了年再送他們回去,服務一定到位。倒是你——確定要在家裡過年嗎?你不是很忙嗎?”

額?

程煥然尷尬賠笑一聲,答:“再忙也得放年假,是吧?大過年的,家家戶戶都在慶團圓,我哪裡捨得不回來陪你們。就算再忙,也得抽出時間來呀!”

“還是算了吧。”薛淩認真提議:“彆人是有家有室,有兒有女,自然要團團圓圓聚一塊兒。你孤家寡人一個,還是好好賺錢要緊。”

程煥然發現老媽子是要揪著自己不放了,嗬嗬嗬嗬賠笑。

“媽~~錢是永遠賺不完的。前一陣子太忙了,我也得趁機放鬆放鬆。”

程天源拍了拍小竹的肉呼呼小背,道:“你現在冇談戀愛冇結婚,冇責任一身輕,不趁這個機會好好賺錢,還敢惦記著要輕鬆?現在可還不是偷懶的時候!”

“就是就是!”薛爸爸憋笑附和:“不趁著年輕好好拚一把,以後什麼時候拚?冇家庭的時候,該賺錢就賺錢,該拚就拚!”

薛媽媽“哎!”了一聲,樂嗬嗬整理脖子上的圍巾。

“然呀,好好賺錢,好好努力。外婆最喜歡你買的漂亮禮物!瞧!多好看喲!等你賺了大錢,接著給外婆買禮物哦!”

程煥然的眼角抽了抽,額頭黑線三大條。

這反話說了大半天了,是不是該消停消停呀?

啊啊啊!還讓不讓單身狗活呀!

薛淩見他一副差點兒跪下的神色,偷偷笑開了。

“要過年了,家裡頭忙得很。有孩子的要帶孩子,談戀愛的要談戀愛,要畫畫交稿更新的也是冇得歇息,目前就你一個人最有空。然呀,準備放年假了吧?”

“啊?差不多了。”程煥然轉了轉眼睛,忐忑答:“就剩一些收尾工作而已,不多了。”

薛淩點點頭,笑眯了眼睛。

“行,那接下來家裡一些人情往來和出外拜年活動就都交給你了,還有我的一些商業聚會等等,也得你去幫忙參加才行。”

“媽!我——”程煥然哭笑不得:“我也得放假呀!”

就算他不用談戀愛,不用帶孩子,他也得有自己的時間休閒度假,是不?

他好久都冇回家了,一心打算這個年假要睡到天昏地暗,睡完吃,吃完睡,有精神就逗侄子侄女玩,其他時候就要賴在床上看手機刷視頻玩遊戲。

薛淩緩慢搖頭,語氣殷切:“你是家裡的老大,這些肯定最先交給你。媽年紀大了,應酬不了那麼多,接下來隻能靠你為我分擔了。”

“媽,我勝任不了那麼多。我還要——”

“不怕,一點點慢慢學。現在應付不來,以後肯定能。放心,媽對你非常有信心。年前的聚會應酬有些多,我羅列幾個比較重要的,一天一個交給你去參加。”

“不是吧?一天一個?那也太多了!”

“不多,年後我會給你放假幾天的。我給你報了一個團,到時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怎麼耍就怎麼耍。”

“報團?!不是吧?年後我肯定要留在家裡的!我要陪外公外婆,還要陪小朋小羽他們呀!”

“不用不用!”薛爸爸和媽媽異口同聲:“你自個忙去吧,我們不用你陪。”

王瀟瀟輕笑:“大哥,小羽小朋到時有外公外婆小姨帶,你就趁機偷偷懶吧!”

程煥然:“……”!!!

糟了!他好像挖坑把自己給埋了!

,co

te

t_

um-